登录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杂志订阅 | 我的需求 | 下载专区 | English
首页 > 专栏作者 > 亚洲国家或地区的政治风险和PPP机遇

王守清

王守清博士,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博导暨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和清华大学恒隆房地产研究中心政企合作(PPP)研究室主任,兼全国项目管理领域工程硕士教育协作组(161所大学)组长、欧亚PPP联络网中方代表、亚开行PPP专家库成员暨亚洲城市发展中心PPP培训导师、中国PPP法起草小组成员、中国财政学会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International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等10多份国内外期刊的编委等,至今共发表300多篇论著。

亚洲国家或地区的政治风险和PPP机遇

返回>

2014年09月10日   

A-A+

  由亚洲开发银行(ADB)、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BIC,也称协力银行)和世界银行(WB)2005年的联合研究结果显示,在未来的5年里,21个东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估计将达到每年2000亿美元。但由于亚洲国家或地区政府缺乏资金,不得不依靠私营资本,因此,PPP正在公共服务设施领域得到越来越广泛地应用,而且,政府对私营部门的依赖性正日益增长,涉及PPP长期合同关系中的计划、融资、建设和运营等各个阶段。


  但是,私营部门作为非常重要的融资来源却尚未得到广泛应用,因为PPP项目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项目所在地的法律和政治环境的稳定,而这正是亚洲发展中国家或地区最欠缺的。近期一项研究也表明,政治风险、公众反对风险和法律法规风险是亚洲交通PPP项目的典型风险。


  政治风险是指东道国政府、政治团体或个人所作的专横行为,对国际贸易有负面影响,并增大投资交易成本。一些政治风险是直接由政府行为造成的,如外汇兑换和汇出限制、政治动乱、国有化和合同违约等,并且是可保险的,即可向国营或私营政治风险保险机构购买保险。另一些政治风险,如法律变更、法规调整、政府变更等,是不可保险的,而且私营部门常常遭遇。


  一、有关政治风险和PPP机遇问卷调查的排序结果


  本文根据多边投资担保机构的惯例将政治风险分为6个主要风险因素(参见表1第1行),通过对国内外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各界资深专业人士进行问卷调查,然后对调查结果采用模糊集和不确定参数统计等数学方法进行分析,得到了有关亚洲国家或地区政治风险和PPP机遇的排序。此次调查对象主要是海外具有多年实践经验的专家,特别是从事海外业务的债权人、投资者、担保方、法律和金融顾问等,所得结果对所有从事海外投资和承包特别是PPP项目的有关企业和相关机构有一定参考价值。


  表1给出了亚洲国家或地区按其政治风险(含6个风险因素)的大小或严重程度从大到小对国家或地区的排序。结果显示,柬埔寨的政治风险最大,且在各个风险因素中排名也靠前,如“国有化”风险排第一;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的政治风险最小;而“政治动乱”风险在几乎所有国家或地区的都不太大,因此不是关键的风险因素。表2则给出了亚洲国家或地区内部按风险大小或严重程度对6个风险因素的排序。结果显示,“法规和官僚”是亚洲国家或地区内部最严重的风险因素。表中同时也给出了中国政治风险的大小情况,供读者作参照基准。


表1 亚洲国家或地区按其政治风险大小的排序



表2 亚洲国家或地区内部政治风险因素的大小排序 

 

      注:“除日韩新”指除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或地区,单独排序的原因是这三个国家的政治风险较小,以区别对比其他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低的国家或地区。


      表3显示了专家对2007-2025年间有关时段内各亚洲国家或地区PPP机遇大小的排序(排序越靠前的国家或地区PPP机遇越大)。综合表1和表3的结果可知,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治风险与该国家或地区的PPP机遇有一定的相关性:柬埔寨、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的政治风险高且PPP机遇也少;而印尼、印度和泰国的政治风险虽然较高,但PPP机遇相对较多;政治风险最低的是发达国家韩国、日本和新加坡,但其PPP机遇却排在中等位置。


3 不同时段亚洲国家或地区的PPP机遇大小排序



  二、有关政治风险和PPP机遇调研结果的其他主要观点


  本文还采用德尔菲法进一步调查了专家的有关政治风险和PPP机遇的其他观点。首先搜集各专家各自的观点,将其归纳整理后形成一些主要观点(见表4第2-3列),再次反馈给各专家让他们做进一步判断,主要是回答同意或者不同意某项结论及有关理由;然后用不确定参数平均值法对专家回复的同意或不同意程度及其理由进行分析和排序。表4给出了最获专家同意的7个主要观点及其排序结果(排序越靠前的观点越获专家的赞同)。


4 专家主要观点获认可度的排序结果


  与欧美PPP项目相比,亚洲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的机遇虽然更多,但风险也相对更高。因为无论是传统的交钥匙还是PPP项目,较发达的经济体都能确保政府有能力实施政府支付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而言,亚洲国家或地区的管理、服务和安全等水平较差,因此,投资和人才将越来越多地向基础设施领域集中。投资于新加坡、日本、韩国、台湾和香港等国家或地区的项目,如果能竞争中标的话,最有可能成功,因为其政治风险较小,PPP项目较可能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


  在调查中,虽然专家们在一些风险因素上存在意见分歧,但他们对所有的排序结论均一致赞同,且一致认为,影响亚洲PPP项目成功的关键是要拥有稳定的法律法规环境和值得信任的政府合作伙伴,让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处于公平、平等的地位。


  三、结束语


  在整个亚洲地区,为满足高速的经济发展对基础设施的需求,PPP将成为主要的投融资模式之一,虽然目前它只适用于部分类型的项目,但随着法规政策和合同框架的完善,必将得到更广泛地应用。政治风险对亚洲国家或地区的PPP机遇影响程度存在很大差异,“法规和官僚”风险被认为是阻碍PPP成功的最大障碍,而政治风险和PPP机遇之间也有相关性。基于上述政治风险和PPP机遇的排序,以及有关亚洲PPP市场的主要观点,并参考相关文献,可以得出以下几条风险管理建议。


  1. 优先选择法规政策体系成熟和透明的国家或地区


  有些国家或地区政府对PPP认识更深,法规体系更加成熟和稳定,投资这些国家或地区的PPP项目政治风险较小。


  2. 优先选择投资需求大的国家或地区


  印尼等人口众多的国家与我国类似,对基础设施有很大需求,特别是电力、供水、卫生设施项目,选择市场需求大的PPP领域更容易获得成功。


  3. 优先选择对国外资本需求大的国家或地区


  印度、马来西亚等国虽然基础设施需求很大,对私营资本的需求也很大,但由于宗教等原因,他们往往更倾向于国内资本,国外资本进入相对较困难,选择这些国家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


  4. 优先选择与中国合作密切的国家或地区


  国与国之间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有利于减少本国企业在合作国投资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例如,日本的企业倾向于在泰国、印尼和越南这些日本政府持有较多国外直接投资(FDI)的国家。


  5. 适当投保政治风险保险


  由于亚洲各国普遍存在着政治风险,因此建议有关企业应视风险大小(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和所造成的损失等),适当向母国国营保险机构或国际保险机构投保政治风险保险,以降低风险发生时的损失。


责任编辑:师冬平

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热点:ppp    新能源    敏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声明 - 杂志订阅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网站地图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合作电话:010-58383379 E-mail:pmr@pmreview.com.cn 京ICP证13028000号-3
PMI, PMP, PMBOK and the PMI logo are registered marks of the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Inc.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_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