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杂志订阅 | 我的需求 | 下载专区 | English
首页 > 人物 > 丁荣贵 > 中西融通,知行合一——访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丁荣贵教授

中西融通,知行合一——访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丁荣贵教授

返回>

2014年12月23日    作者:师冬平    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在项目管理领域,有这样一位教授,他潜心研究项目管理多年,学术思想活跃,对项目管理的前沿课题有着深刻的理解和突破;他风趣、幽默,善于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诠释项目管理的真正价值和生命力;他不仅在大学里倾力扶持青年学子,而且与政府、行业以及企业多有接触,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和完善自己的项目管理思想。他,就是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丁荣贵教授。对于项目管理,对于项目管理在中国的发展,丁教授有着自己独到的思考和见解。


有效项目思维的关键


丁教授认为, 有效的项目思维方式中最主要的是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事物的很多方面都是有关联性的。系统思维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利益相关方思维。项目是利益相关方为了满足各自需求来做的一个平台。如果一个项目不能满足相关各方的需求,就会出现问题。毛主席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丁教授诙谐地说:“对项目管理而言,这句话应调整为: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各自的目的走到了一起。”只有满足各自需求,才能走到一起。现在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人员流动性更强,因此有个说法是,要由硬盘人生转变为U盘人生。硬盘人生是嵌在主机里的,U盘人生则不一样,它是随时插拔,自带系统。一个人可以只忠实于自己的兴趣,不一定忠实于企业。对项目来讲,情况也是这样。所以要构造一个系统,系统就是局部目标与整体目标之间的平衡。利益相关方管理、目标管理都是系统,因为系统是有目的和有关联性的,现在很多问题就是缺乏系统。丁教授指出,从这个角度来讲,项目管理确实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


第二个有效的项目思维方式是辩证思维。项目是独特的、新颖的、动态的、临时的,如果只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丧失了管理的基础。而辩证思维是指,事物都是对立和统一的,独特的东西可以进行标准化。讲到这里,丁教授用了盖房子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房子会有各种户型,如果户型都一样,销售起来就困难了;但不管什么样的户型,所用的砖都是一样的,如果砖不一样,成本就太高了。项目管理中包含很多辩证思维的观点,比如,我们不能依赖于人,要依赖于包含人的系统,即平台;我们不能依赖于个人经验,因为当人员流动时,经验会流失,要依赖于可以复用的企业知识。只有稳定的东西,才可以建立规章制度、规范以及知识的培训,而它又是变化的。所以辩证的思维很重要。


丁教授表示,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都是中国人特别擅长的。这两种思维方式不仅有利于项目管理的发展,也给我们增加了信心,就是我们需要总结出符合中国特点的项目管理思想。我们有大量的项目失败,但更有大量的项目成功,造就了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式项目管理,根源就在于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丁教授说,其实太极就是一个辩证的系统,它完整地把这两种思想结合在了一起。


项目治理


泰勒曾谈到, 科学管理不是计件工资,不是时间测量,而是劳资双方思想的革命,这是因为劳资双方要共同承担完成任务的责任。丁教授指出,一般都认为项目管理是项目经理来负责的,但实际上项目经理在许多事情上根本负不了责。比如,对于立项、项目计划以及所需要的资源,他都负不了责。由于项目经理的权力有限,他必须有个可管理的环境,才能承担他的责任,这个可管理的环境就是治理的范畴。项目管理的价值在于它是对变化的管控,以提高在变化的环境下完成任务的效率和可靠性。项目治理则是使项目管理得以可行的规制环境,是在变化的社会和商业环境中捕捉机会、发现没有相处过的合作者、缔结新的游戏规则??


丁教授认为,治理包括三个基本的组成部分:第一,确立项目目标;第二,确定实现目标的方法;第三,监管这个方法的实现。这些都不是项目经理能做得到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治理就是管理,管理就是治理,但它是针对不同人群的。在你权限范围之内的,对你而言都是管理;在你权限范围之外的,对你而言都是治理。比如,项目经理可以安排人员干什么任务,这属于项目管理的范畴,但是人员从哪里来是他决定不了的,这就需要公司有个治理机制。对公司老总来说,这属于管理的范畴,董事会才是治理,比如投资方向。对董事会来讲,政府才是治理,因为董事会可以决定投资方向,但是政府出台相应的金融政策。毛主席的矛盾论中曾讲到,内因是基础,外因是条件,外因要通过内因起作用。如果只谈项目管理,忘了项目治理,项目管理很快就会上到极限的天花板,所以现在的重点是弥补治理方面的缺陷。


要提升公司的项目治理能力,需要把项目治理作为公司经营中的一部分。丁教授认为,公司的管理体制由四个层面组成。最高层是公司治理,关乎股东和经营层之间的关系,用来解决战略、薪酬体系思想等问题。公司治理决定战略,而战略又是通过项目实现的,所以第二层是项目治理,解决项目与项目之间的关系(多项目管理),项目与部门之间的关系,以及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关系。第三层是项目管理,解决任务与资源之间的关系,任务与任务之间的关系,包括工期、费用和范围的关系。最下面一层是运营管理,即日常管理,主要解决执行效率问题。这四个层次就是治理实现的过程。


一般来讲,公司有以下几类部门:商务合约部、项目管理部、人力资源部、财务部以及运营部等。商务合约部通过公司和外部的关系,拿到合同,建立项目。项目来了,不能直接交给项目部。因为项目经理不能对客户负责,只有公司法人才能对客户负责。项目来了之后要先交给项目管理部门(PMO)或者类似部门,比如,在生产企业是生产计划部。项目管理部门要提出三个方面的方案:第一,怎么完成这个项目?第二,与其他项目相比,该项目优先级如何?如果项目之间有冲突怎么办?如果跟公司现行管理规定不一样怎么办?第三,该项目需要多少资源?人力资源部和财务部等部门把资源给项目,项目管理部门把方案给项目,然后项目经理利用方案和资源完成项目。在项目过程中项目管理部门要对其进行监控,完成项目后交给运营部门。


丁教授指出,在公司内做好项目治理,应该是自上而下的。首先,领导要有治理意识。其次,需要提供项目治理的体系和方法,OPM3、CMM和Delta,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项目治理,只不过是局限在一个组织内。而项目常常是跨组织的,尤其是大型项目。项目治理的整个范围实际上比一个企业的项目管理更广泛。


提升组织的项目管理能力


组织包括两类,即公益性组织和商业性组织。公益性组织包括政府,商业性组织即企业。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政府会产生许多新生的东西。“十八大”报告中86次提到了改革,而改革的形态都是以项目呈现出来的。李克强总理在天津经济工作会议上说:“深化改革不仅需要过人的胆识和勇气,还需要有智慧和系统的知识。”对政府来讲,项目是政绩的重要来源,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载体。而我国大量政府官员并没有受过系统的项目管理训练,所以现在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官员腐败等。2008年11月,时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曾说:“在干部犯罪中,40%跟项目发包有关系。”项目管理能力的缺乏和改革带来的热情,这一对矛盾会造成很多问题。如果不提高项目管理能力,政府机构就容易出现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项目管理是促进政府组织发展的,而项目治理也将成为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企业来说,就更是如此。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企业需要不断推出新产品和新服务,现在生命周期很短,所以要快速、低成本地满足市场需求。企业是很难有大量资源的,所以企业需要整合动态资源,而这就是项目管理。项目管理的核心就是迅速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快速、低成本地完成任务。从这个角度来讲,项目管理能力对企业的发展很重要。


如何提升组织的项目管理能力?丁教授认为,提升最大的难点在于知行合一。现在知与行是分开的。目前管理学科没有得到大家广泛的认识,管理的价值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似乎人人都懂管理,因此大家忘了管理是需要专门学习和训练的。项目管理属于管理,也需要学习和训练。


丁教授指出, 提升组织的项目管理能力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入手:第一,要有完备的、系统的、相对比较科学的知识体系。现在虽然有像(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的《PMBOK?指南》这样的知识体系,但从知识体系的十个方面看来,太通用了,行业的东西体现不出来。现在的管理不完全是纯管理,因为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技术走在了管理前面,也对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如果我们完全脱离技术,管理就会有问题。第二,要有完备的训练和认证体系。有一个说法是“先胜任,再上任”。而现在许多人都是先上任,能否胜任还不一定。许多人做了博士,但是科学研究的经历并不代表你资格的胜任。将来会有大量资格认证的问题,要让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政企职能分开后,当然会提高效率,激活市场活力,但有一种风险,即市场会更加混乱。所以将来行业协会对行业的规制、对行业技能的认定将会显得更重要。华为现在发展不错,PMP有7000多人,这不是偶然的。第三,实践是基础。项目管理是一门关于实践的学问,它的理论应该来源于实践,它的价值同样应该归属于实践。要提升企业的项目管理能力,取得理想的项目管理成果,企业需要真正地去投入,认真去做,甚至付出艰苦的努力,否则是不可能成功的。第四,要有一批企业的项目管理理论家。目前理论研究与实践脱节比较严重,这会造成长期影响。因为高校考核制度的原因,许多老师从论文到论文,从数据到数据,尤其是年轻老师没有机会到实践中去。作为现代管理标志物之一的《公司的概念》一书就是彼得·德鲁克在通用公司体验和思考的产物。所以研究者要勇于实践,在实践中总结和思考。


综上所述,丁教授认为,组织项目管理能力的提升需要从多个方面综合努力,才能做到知行合一,包括完备的知识体系、资质认证、企业实践以及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提升个人的项目管理能力


丁教授表示, 人生就是由一系列项目构成的。上大学、找工作、结婚、养育孩子等都是项目。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树立威信,新官必须要做三个项目。项目管理对每一个人的发展都很重要。找到正确的事情,整合不属于你但可以为你所用的资源,一步一步可靠地把它完成,就是项目管理;从梦想到现实的实现过程,就是项目管理。富兰克林有句名言:“人的一生唯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二是纳税。”丁教授幽默地说,其实还有第三件事不可避免,就是你永远活在项目里。


如何提升个人的项目管理能力呢?丁教授认为,项目管理应成为所有专业的通识教育,因为人人都要做项目。比如学生,所有学生都逃不掉一个项目,那就是毕业论文。做论文的过程就是项目。个人要提升自己的项目管理能力需要学习,还有实践。丁教授又指出,对于这一点,不能完全指望个人会自觉去做,必须要有推进的东西。有了体制的推进,个人才会更主动地去学习和实践。学校的教育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


优势与劣势


丁教授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项目比其他国家多,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意味着中国对项目管理的需求很大。但优势的背后肯定是劣势。虽然国家发改委出台了项目指南,但并没有具体到管理的过程,比如合同包含两个部分,彼此的权利和义务,但并没有把控制风险写在合同里。政府也同样如此,只谈到需要报送什么,但没有细化的规范的东西。


欧美国家的一些经验值得借鉴。比如,当英国的IT项目出现很多问题时,就产生了PRINCE2,详细地论述每个过程的管理;2001年美国密歇根州政府出台了密歇根项目管理办法,成立了密歇根项目管理办公室。


丁教授认为,我国发展项目管理面临的阻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我国政府机构虽然有项目办,但项目办主要是负责项目的行政管理,而不是真正的项目管理,政府并没有设立项目管理办公室。这是机制或者体制机构上的问题。所以他建议,项目治理要成为国家治理的一个重要方面。第二,虽然中国政府很强大,但如果不去推动项目管理的发展,单靠企业自己去推进,发展会比较慢。在做项目过程中也会出现两个极端现象:一是什么事都想自己管,把资源当成自己的,计较小利益得失;二是太相信专家。专家不一定是管理者,因为技术和管理是非常不同的。技术是为真理负责,管理是为价值负责。项目失败的原因一半以上是因为组织管理造成的。毛主席认为:有了正确的路线方针后,干部是决定性因素。德鲁克也曾提到,在一个企业中最核心的竞争力是管理人员。而现在对管理的强调是不够的。第三,在项目过程中常常伴随着许多变化,对此缺乏有效的项目管理办法,在原则和灵活性之间有时会出现问题,即“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人们不知道真正要抓的是什么,要么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么就是首问负责制,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也是懒政的一种。第四,员工的整体素质也亟待提高。


综上所述, 丁教授认为, 环境政策、管理思维、懒政风气和员工素质,是我们发展项目管理面临的四大障碍。


发展趋势


丁教授认为,项目管理未来发展的趋势会有几个方面。第一,专业化的发展会愈发重要。政府项目将成为一个热点。第二,行业知识体系的发展,即技术和管理的结合很重要。第三,跨文化的发展。很多问题都与跨文化有关。第四,项目管理政策很重要,比如项目金融创新。原来大家愿意投资于企业,现在则愿意投资于项目。因为企业需要厂房、设备、办公场所等,而投资于项目,项目完成后分成就可以了。丁教授认为,就这个方面来讲,项目法人制、项目核算、项目利益的分配以及项目融资制度等,将来都是一些热点问题。


总体来讲,政府项目管理、行业项目管理、跨文化以及和项目相关的政策,都是项目管理未来发展的趋势。


轻松应对挑战


丁教授笑谈到,自己是项目管理的一个好“推销员”,在他项目管理的推广过程中,大部分人都对项目管理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有时也会遇到一点小挑战。丁教授说,有一次他在一个政府机构准备讲项目治理和项目管理,但听众说他们不是搞工程项目和房地产项目的,所以问丁教授能否讲讲领导艺术和人力资源管理。于是丁教授就把演讲主题改为“面向项目的领导艺术”,听众才突然发现原来项目管理很重要。丁教授表示,所有的人力资源管理、领导艺术都是为产生成果而服务的,必须把任务和资源结合起来,而不是孤立地去看待。


面对这样的挑战,丁教授自有解决之道。他谈到,首先,你要去捕捉真正的价值。其次,你要用他们的立场来传播价值。再次,你要检验你的价值,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丁教授给EMBA上课,很多高层管理人员把学到的思想应用于企业,这就检验了其思想的价值。丁教授又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检验思想正如磨刀,可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刀动,磨刀石不动;一种是磨刀石动,刀不动。实践也可以有两种,一种是你到企业检验你的思想,一种是让企业来检验你的思想。如果EMBA班的同学在企业中经过检验后,都说你的思想好,那说明这个思想肯定是好的。


数学与项目管理


丁教授的大学专业是数学,谈起学习数学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丁教授讲了下面三点。第一,严密的逻辑。丁教授讲,逻辑能让人走得更远。因为你不需要见过,只要逻辑判断,就可以推导过来。就像枪一样,有了准心和眼睛,这两点就可以决定一条直线,就可以射得很远。第二,高度抽象的能力。在数学中,任何东西都可以用X代表,这就去掉了很多表面的现象。项目管理也是一样,要抓本质的东西。抓住本质,再根据情况灵活应对。就像装修房子一样,根据自己的需求,怎么装都可以,但有一点,房屋的承重结构不能动,动了就麻烦了。第三,构建系统的能力。一个方程,比如3X+Y=4,就是一个系统,即X和Y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学习数学带来的逻辑思维能力、抽象能力以及构建系统的能力,成为丁教授研究项目管理的一个基础。丁教授坦言,自己之所以在IT、工程和国防等行业都是专家,就是抓住了项目管理最本质的东西,懂得了最基本的思维。


项目管理的中国智慧


《帕金森管理金典》中提到:“请千万不要有这样的一种想法,以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是管理学著作中的一个章节。不,完全不是这样。一部管理学著作论述的全部问题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关于人的论述,丁教授认为中国可能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思想。儒家思想强调,“人之初,性本善”,所以要以德治国。而荀子认为,“人之初,性本恶”,所以要依法治国。德与法之间既有对立,又有统一。“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动之则分,静之则合。随曲就伸,无过不及”、“内圣外王”、“赏有功不专与,罚有罪不独及”、“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愚人难教,欺而有功”、“君子和而不同”等均是中国人在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有效的处事理人智慧。


丁教授谈到,中国文化的哲学之源《易经》阐述了“变”与“不变”之间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这特别符合项目管理的思想。学习了《易经》之后,你永远都不会绝望,因为任何的死亡都意味着生机。在项目管理过程中会碰到很多挑战,但是也面临着很多机会。无论是辩证思想,还是关于人的艺术,对项目管理都是很重要的。丁教授不无期待地说,目前我们迫切需要组织一批人从中国文化中提炼精髓,使中国文化的思想弘扬世界。


格物致知,知行合一


除了担任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管理科学与工程系主任、管理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丁教授还是国际注册项目经理,并担任国际注册项目经理认证评估师、国际项目管理大奖评估师。他还兼任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国际卓越项目管理大奖”委员会委员、(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全球项目管理学位认证”中国评审委员会委员、澳门科技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国建筑业协会工程项目管理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双法)项目管理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欧美同学会会员、山东省干部教育培训名师以及《项目管理技术》杂志编委等。


繁忙的社会事务丝毫没有减轻他对学生认真负责的态度,他曾被山东大学评为“爱岗奉献模范人物”。在学生心目中,他既是良师益友,又是魅力教授。在课堂上,他善用苏格拉底启发式教学方式,引导学生去思考、互动,用深入浅出、诙谐幽默的语言对专业知识进行精辟的阐述。同时作为一名积极走出象牙塔的学者,他又勇于实践,直接接触企业一线,在实践中总结、思考,真正做到了“格物致知,知行合一”。


采访后记


在刚刚结束的2014亚太项目管理大会上,丁教授作为大会主旨报告演讲嘉宾,进行了题为“项目治理中的中国智慧”的演讲,他对中国式基本管理哲学的深入探讨,对中西方文化差异的生动诠释,对中国式项目治理的独到见解,博得了中外参会嘉宾和人员的热烈掌声和热情赞誉。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副主席Stacy A. Goff 称赞他“Excellent Job!”IPMA前任主席Miles Shepherd认为他的研究对于西方人了解中国项目管理很有实用价值。也正是本着“相互了解,合作共赢”的初衷,丁教授在中西方管理文化之间自由穿梭,在理论和实践之间积极联接,成为享誉中西的项目管理学者。


责任编辑:师冬平

标签:丁荣贵
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官方新浪微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声明 - 杂志订阅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网站地图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合作电话:010-58383379 E-mail:pmr@pmreview.com.cn 京ICP证13028000号-3
PMI, PMP, PMBOK and the PMI logo are registered marks of the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Inc.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_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