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医生把脉风险——访世界著名风险管理专家大卫•希尔森

2020年04月21日作者:尉艳娟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项目管理世界权威大师哈罗德· 科兹纳( H a r o l d Kerzner)博士曾表示,“项目管理4.0时代,风险管理将成为项目经理最重要的技能”。PMI教育基金会董事会成员奥利维尔·拉扎尔(Olivier Lazar)说过,“如果你没有管理风险,那你就根本没有进行管理”。 VUCA时代,风险无处不在,风险管理刻不容缓。那么,VUCA时代的风险有什么特征?如何应对VUCA时代的风险?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风险态度?如何衡量一个组织的风险成熟度?带着以上问题,我们专访了大卫·希尔森(David Hillson)博士。


QQ截图20200421195902.jpg


  大卫·希尔森博士,世界著名风险管理专家,《PMBOK® 指南》第六版编写委员会副主任,至今已出版著作11本,发表专业论文100余篇。他拥有25年的风险管理咨询经验,为50余个国家的组织提供过风险管理咨询服务。在风险管理领域的贡献为他赢得了诸多荣誉,如PMI杰出贡献奖(PMI Distinguished Contribution Award)。


  大卫·希尔森博士是风险管理领域公认的思想家和实践者, 他始终关注如何通过风险管理创造价值,主张在风险管理的全过程中进行机会管理。他特别重视风险管理的软性方面,包括风险态度、风险偏好和风险文化,并且建立了一套灵活的项目风险管理方法。


  大卫·希尔森博士被称为 “风险医生”。在他看来,医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专业人士,“医生”这个词包括咨询、诊断、治疗、防胜于治、促进身心健康等理念,与他在风险管理方面的角色期待是吻合的。


  风险是“重要的不确定性”


  记:您说过,风险不仅仅是不确定的未来事件,那么在VUCA时代,我们该如何定义 “风险”?


  大卫·希尔森:风险是“重要的不确定性”。所有的风险都具有不确定性,但并非所有的不确定性都是风险。大多数不确定性并不重要,我们只需考虑那些可能影响我们目标实现能力的不确定性。风险包括将来可能会或者可能不会发生的事件(如关键供应商可能破产),但风险也包括非事件性的因素,如计划任务的可变性(如试用期可能比预计时间长或短),项目关键环节的模糊性(如我们可能无法充分理解客户的某些要求)。可变性和模糊性是重要的不确定性,但它们并不是不确定的未来事件。


  应对风险需会“跳探戈”


  记:项目领导者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才能应对风险?您说过风险领导者需要“跳探戈(TANGO)”,这是什么意思?


  大卫·希尔森:项目领导者需要充满好奇心。我们应该经常问这样的问题:会发生什么?如果发生了,我们会怎么做?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本来能提前做出改变吗?


  项目领导者还需要双重关注,不仅要充分了解细节,还要关注项目的主要目标和目的。所有的风险都会影响我们实现项目的目标,但风险通常会在我们认为不会出问题的地方意外出现。因此,我们必须在持续关注目标的同时,注意隐形事件的发生。


  项目领导者需要能够授权,让其他人参与到风险识别和管理中。我们需要通过多个视角看待项目,每个人都应参与进来,共同警惕可能出现的重大不确定性。


  “ 跳探戈” 的想法是我和一位朋友共同提出的, 他用阿根廷探戈来形容领导能力和技能。T A N G O 是一个缩写词,代表信任( T r u s t )、敏捷(Ag i l i t y)、自然(Naturalness)、指导(Guidance)和所有权(Ownership)。这些品质对有效管理项目风险尤为重要。


  信任。要使相关方参与风险过程,风险领导者首先要取得信任,因为他们的建议是基于不确定性的。


  敏捷。我们有许多工具和技术可以应对风险,但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方式。我们需要将不同工具和技术组合成一种能够应对风险挑战的整体方法,这需要敏捷性和即兴发挥的能力。


  自然。风险领导者必须以自然、正常的方式让相关方参与进来,不能过于正式或官僚化。这样相关方才会把我们视为希望帮助他人实现目标的、有爱心的专业人士。


  指导。清楚地沟通风险,并告知相关方何时需要改变方向。只有对风险挑战有共同的理解,我们才能一起有效地应对风险。


  所有权。风险领导者不能“单打独斗”, 风险过程必须完全集成到我们运行项目的方式中。我们要对风险流程及特定的风险负责,并致力于有效地管理这些风险。


  没有所谓的“正确的”风险态度


  记:影响风险态度的因素有哪些?对待风险的正确态度是什么样的?


  大卫·希尔森:个人和团队对风险的态度受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包括外部影响,如组织环境、企业文化、竞争形势或法律要求。但也有一些内部因素,如影响我们判断力和团队运作方式的认知偏差。典型的偏见包括群体思维、锚定偏见、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和控制错觉。另外,我们对风险的感知还受项目本身的影响,如项目本身的战略重要性、复杂性、创新性、时间紧迫性、高度可视性等。


  以上因素共同作用决定了我们在风险态度谱上的位置,从高度风险规避,到风险中立再到风险容忍、强烈的风险寻求,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处于风险态度谱上的不同位置,团队最终也会处在风险态度谱的某一个位置上,但这通常不是有意识的选择。


  但并没有所谓的“正确的”风险态度,我们要了解自己在面临重要的不确定性时的风险偏好,同时也要意识到自己的风险态度并不一定总是合适的。如果我们生性谨慎,但领导的项目是属于高度创新的,我们就需要走出舒适区,敢于冒险。如果我们天生爱冒险,但我们参与的项目安全性能要求很高,我们就需要抑制冒险的冲动。做到以上这一点需要具备一定程度的情商、自知和改变内部环境的能力,需要有意走出舒适区。


  风险管理成熟度四要素


  记:我们应如何衡量一个组织的风险成熟度?


  大卫·希尔森:风险成熟度反映了一个组织有效管理风险的能力。评估组织风险管理的准备程度时,我们需要考虑以下四个主要因素。


  文化。企业风险文化是影响企业风险应对方式的主要因素之一,它反映了有关风险的价值观、信念和规范,是一个企业风险认知和处理方式的基础。成熟的风险管理度需要强大的风险文化,它可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衡量。


  过程。管理风险需要的不仅仅是建立风险流程,但流程也很重要。我们需要一种定制的、可扩展的、灵活的、冗余的、与时俱进的风险方法。


  经验。员工素质对风险管理成熟度有着巨大的影响。我们需要具备正确的风险知识、技能和经验的人员及在整个组织中保持风险能力的系统。

  应用。有效的风险流程和经验丰富的人在支持性的风险文化中运作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如果我们不能在实践中应用,那就毫无意义。风险管理成熟的组织将风险管理应用于整个业务,以支持从董事会会议室到茶室的各级风险决策。


  1997年,我利用这四个属性开发了世界上首个风险成熟度模型(RMM),提供了一种持续的风险管理成熟度评估方法。此后,该风险成熟度模型得到了广泛应用,许多组织将其当前成熟度与风险成熟度模型对标,并制订结构化改进计划来提高其风险成熟度层次。


  机会管理不可失


  记:风险管理中,我们可以通过机会管理来创造价值,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大卫·希尔森:我对风险的定义是“重要的不确定性”,所有的风险都是不确定的,如果发生了,都会影响我们的目标,但风险不仅仅包括潜在的坏事或威胁,还包括可能的好事或机遇,它们可能永远不会发生,但一旦发生了,我们会更容易实现目标。


  虽然产生的影响不同,但威胁和机会都是重要的不确定性。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管理威胁和机会:识别并确定优先级,制定和实施应对策略,审查和调整判断,吸取教训。我建议采用一个综合的风险流程来同时应对威胁和机遇,这样我们就可以同时实现两个目标:最小化威胁和最大化机会,保护价值和创造价值,预防坏事情发生和促进好事情发生。


  风险疾病与健康


  记:据您观察,风险管理中常见的疾病有哪些?


  大卫·希尔森:2014年我写了一本书《项目风险常见病诊治宝典》(The Risk Doctor’s Cures for Common Risk Ailments),书中讨论了风险管理中最常见的10大问题。这本书的结构通过医学隐喻来编排,每一章描述一种风险疾病、诊断症状、不治疗的后果、案例研究和治疗方案。10种常见的风险疾病包括风险失明症(看不见风险)、风险健忘症(不吸取过去的风险相关经验)、风险失语症(无法沟通风险)、风险肥胖症(承担过多风险)、风险抑郁症(只关注负面风险)、风险近视症(看不见长期风险或具有更广泛影响的风险)、风险认知混乱症、风险精神分裂症、风险厌食症和风险瘫痪症。


  记:健康不仅仅指没有疾病,作为风险医生,您认为一个组织应该如何保持风险健康呢?


  大卫·希尔森:在医学界,我们有许多保持健康的积极的策略和建议,包括良好的营养、规律的运动、充足的睡眠和休息、良好的人际关系、身心放松和情感表达。我们应该将这些策略融入一个整体健康的生活方式中,使其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从而保持强壮和健康,抵御疾病。


  在风险管理方面,我们可以通过实施健康风险管理战略来避免未来风险问题的发生。其中包括建立成熟的组织风险文化,展现清晰的风险领导力,定期增强风险管理能力,确保有意学习及保持动力。


  单一的策略不能确保项目或组织的风险健康,这五个策略一起使用,我们才有可能保持风险管理方法的有效和健康。我们应该把这些策略融入整体“风险生活方式”中,成为日常风险处理方式的一部分。


  人工智能与风险管理


  记:在您看来,人工智能(AI)将如何影响风险管理?


  大卫·希尔森:关于人工智能有很多炒作,很多人希望它能以不现实的方式改变世界。在风险管理中,我们可以使用技术进行数据挖掘,揭示不明显的风险之间的联系,发掘根本原因,分析复杂的交互作用,但这不是人工智能,它只是更快更好的数据处理。智能包括判断、智慧、直觉、机缘等。我认为技术系统要想复制或取代智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事实上,我们并不真正了解我们自己的智慧是如何运作的,所以我认为在风险管理过程中,总会需要人类去思考、沉思和琢磨。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