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立雄:在VUCA时代,中国的项目经理或更具优势

2018年12月15日作者:Spring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文/Spring,《项目管理评论》记者


  (注:本文为译文,英文原文刊登于项目管理评论英文网站,后被IPMA网站、PM World Journal 转载)

  

  “以人为本(为人类服务/由人发起并执行)、目的/目标导向、柔性/临时性组织、不确定性/变化管理、让相关方满意”,这是欧立雄教授眼中的项目管理关键词。

  


  欧立雄博士,西北工业大学教授,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副主席,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项目管理研究委员会(PMRC)常务副主任。


  他身兼教授、研究人员、作者、培训师、咨询顾问和评估师等多重角色,深耕项目管理30载。初次见面,打动你的也许是他儒雅、谦卑的外表,但是深入交谈或者聆听他的讲座之后,你会惊讶于他富有前瞻性的洞察力、全球视野和孜孜不倦的研究精神。


  他的研究重点是现代项目管理理论与知识体系、企业(组织级)项目管理、项目管理能力和绩效评估、重大工程管理。他在中国提出企业(组织级)项目管理概念、理论框架和应用模型,出版了《企业项目管理》的教材;基于神舟飞船项目管理实践,提出了“神舟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这一模型极具中国特色并且具有普遍适用性。


  他积极推动中国乃至全球项目管理的发展,参与了IPMA 个人能力标准和组织项目管理能力标准等相关标准的制定。


  “生命因为执着而精彩”是欧立雄教授的人生格言,面对纷繁的干扰和诱惑,他坚定地走在项目管理道路上,不断推动中国项目管理的发展和应用,这些也许不会带来金钱方面的收益,但是对欧立雄教授来说,精神的满足才是最重要、最持久的。


项目管理的中国触角


  记者: 您作为PMRC常务副主任,请介绍一下PMRC的目标和战略方向。


  欧立雄:PMRC是中国唯一的跨行业、非营利性的全国性项目管理专业组织,将一如既往地践行其宗旨:致力于推进中国项目管理学科建设和项目管理专业化、职业化和国际化发展。近几年的重点工作是积极推动《项目学》的创建和“中国项目管理学派”的建立。


  记者:2018年年初,IPMA发起了一项调查,了解中国社会项目化的程度。您能与我们分享一下调查结果吗?在项目化方面中国与西方国家有何区别?


  欧立雄:这项研究是IPMA研究项目的一部分,重点研究中国项目化(Projectification)的程度,主要是通过项目工作对GDP的贡献率来反映。研究结果表明,当前中国的项目化综合水平是42.7%,比德国、挪威、丹麦等3个欧洲国家基于相同方法的研究结果都要高,且在不同行业的项目化水平有较大差异。


  记者: 您一直在推动建立《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这一工作得到了很多专家的共鸣。为什么建立《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如此重要?请分享一下此项工作的进展。


  欧立雄:知识体系是一门学科的内涵所在,也是一门学科最根本的基础,鉴于项目管理是一门兼具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学科,因此建立反映中国人视角、适合于中国社会环境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很有必要且意义重大。


  《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研究工作始于1993年,2001年公布了第一个版本,2006年、2008年更新了2个版本,目前正在修订形成1个新的版本。


  《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较之其他版本的知识体系,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1)以构建项目管理学科体系框架为导向。国际上现存各种版本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都是以支撑项目管理专业资质认证体系为导向建立的,而《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是以构建项目管理学科体系框架为直接驱动目标而建立。


  (2)《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采用了“模块化结构”,便于知识的按需组合和知识的更新。


  (3)拓展了项目管理的外延。《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从面向一次性任务的管理,即所谓“项目的管理”(Management of Projects),拓展到面向长期性组织的“项目化管理” (Management by Projects),项目管理上升为一种面向对象的变化管理方法论,其内容涉及临时性项目组织和长期性组织两个层次的管理。


  (4)提出了企业项目化管理的体系框架与主要内容。项目化管理作为变化环境中长期性组织的一种有效管理方式已得到项目管理界的普遍认同,《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从长期性组织管理方法论的高度,提出了项目化管理的知识体系和主要内容。


  (5)以项目生命周期为主线组织知识模块。项目的生命周期反映了项目自始至终一步步实现项目目标的过程,《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以项目生命周期为主线组织项目管理的相关知识,有利于指导项目管理实践,体现了项目管理作为实用性学科的特点。


  (6)加强了项目前期论证相关的知识内容。正确的决策是项目成功的前提,《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加强了项目选择与决策的相关内容,一方面是适应管理重心前移的要求,提高项目成功的机会;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对中国项目管理发展历史继承性的关注,中国计划经济时代所定义的项目管理的主要内容就是项目的前期论证。


  (7)增加了项目管理软技术相关的知识内容。国际上现存主要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一般以规范性的过程和方法为主要内容,《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结合中国国情和管理实践,重视人的要素,将沟通管理、冲突管理、文化管理以及项目领导力等领域的知识纳入知识体系,增强了知识体系的完整性。


  记者: 众所周知,您建立了神舟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SZ-PMMM),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欧立雄:神舟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是在总结中国神舟飞船项目管理实践的基础上,结合中国项目管理的文化和环境特点而建立的,“神舟”通“神州”之意,意在建立一个能够反映和代表中国特色的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该模型突破了“项目管理成熟度即项目管理过程成熟度”的传统概念框架,引入诸如“文化”等体现项目管理能力的“软”的方面,从更广泛的领域包括结构、人员和方法来评价项目管理成熟度;同时,关注了企业级组织中多项目间管理能力的差异性,强化了企业级组织项目管理能力提升的动力机制,对各级组织项目管理能力的评价与改进有指导意义。


  记者: 在跨文化多样化的项目团队中,项目管理实践应该充分考虑文化因素,对吧?


  欧立雄:完全正确。事实上,前面提及的《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和神舟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已经体现了对文化的关注。


  记者: 您目前的研究重点是项目学,为什么要把项目当作一门学科来研究呢?


  欧立雄:项目管理是研究项目的管理问题的学科,但项目管理缺乏自身的基础理论。随着项目导向型社会的到来,我们不仅需要研究项目的管理问题,也需要研究项目相关的其他学科领域。因此,项目学的研究一方面尝试为项目管理学科构建基础理论,另一方面也为其他学科的发展提供一个新的维度。

[page]

VUCA时代的项目管理


  记者: 您参加过众多国际大会,您注意到的项目管理趋势有哪些呢?


  欧立雄:基于我的观察,以下是项目管理的热门话题:社会项目化、复杂性应对、项目管理中人的因素、项目管理教育、项目管理中的多样性、绿色/可持续项目管理、敏捷项目管理、项目管理中的伦理、项目管理标准和项目成功的标准等。


  项目管理的发展,从总体上看有下列趋势:从“项目的管理”到“项目化管理”,从“项目作为管理对象”到“项目作为管理手段”,从“项目管理应用研究”到“项目管理基础研究”,从“项目管理跨学科研究”到“项目管理多学科研究”,从“项目管理研究”到“项目研究”,从“系统性项目管理”到“敏捷型项目管理”……


  记者: 在数字转型的VUCA时代,项目经理最具竞争力的品质是什么?中国特色的项目管理在这个时代会有优势吗?我们该如何应对变化?


  欧立雄:数字转型的VUCA时代伴随着大数据、信息技术、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兴起,项目管理的技术工具也将随之发生变化,我们将面临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挑战。今后,对于项目经理而言,掌握使用数字技术和大数据的能力、在数字时代适应新环境和挑战的能力至关重要。


  IPMA“个人能力标准”指出,能力=观念+知识+经验。对于项目经理而言,观念最重要。VUCA时代意味着变化、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加剧,我们在面临困难与挑战的同时也面临着全新的机遇和无穷的可能性。“如何管理机会”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以前我们强调“应对变化”,现在我们应该重点考虑“拥抱变化”;以前遇到变化,我们要考虑是不是项目出现了什么问题,现在我们要学会在变化中寻找机会。在多变的时代,项目经理要改变对待变化的态度,主动去拥抱变化,并且需要意识到,成功的标准已经不再是在规定的范围内成功实现交付,而是让项目相关方满意。


  我个人认为,在VUCA时代,中国的项目经理将独具优势。因为中国的项目管理文化更加“以人为本、因人而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式项目管理更加灵活、限制更少,虽然在可复制性和可控性方面要差一些,但是在变化的环境中,这或将成为优势;而西方的项目管理更强调结构化、系统化的过程和方法,它更适用于大工业时代。与具象化的西方项目管理相比,中国式项目管理更显抽象化,更具普适性。随着时代的变迁,基于大工业时代的西方项目管理将面临挑战,而中国式项目管理或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应该根据项目的具体需要灵活采用不同的管理方法。

[page]

扎根项目管理30载


  记者: 作为IPMA副主席,您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


  欧立雄:IPMA副主席是IPMA Executive Board(简称IPMA ExBo,即IPMA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负责IPMA的日常运营决策与管理。我作为分管研究工作的副主席,主要负责IPMA与研究相关的战略实施、项目开发与活动组织。


  记者:在项目管理领域奋战了30年,您感觉疲惫吗?您项目管理生涯中有哪些里程碑?


  欧立雄:我从1988年接触项目管理的相关概念和内容,到2018年整整30年了。在这30年的项目管理生涯中,我总体上承担了项目管理推广志愿者和项目管理专业工作者两类角色,从事项目管理的推广、研究、教学、咨询、培训等工作,虽然工作头绪较多,经常处于超负荷状态,但依然很享受所做的工作,因为每个项目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项目都能够让我拓展知识、获得新的见解,结识世界各地的朋友。


  下列时间节点和事件,在一定程度上记录了我在项目管理领域相关工作状态的变化。


  (1)1988年,开始接触和学习项目管理相关知识。


  (2)1994年,开始《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相关研究工作。


  (3)1997年,开始PMI-PMP引进中国的前期工作。


  (4)2001年,《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正式出版,开始企业项目管理专题的研究,开始IPMA认证体系引进与推广工作。


  (5)2005年,参与神舟飞船工程管理实践总结工作,聚焦重大工程项目管理研究与咨询。


  (6)2009年,提出企业项目管理体系框架,当选PMRC副主任兼秘书长,负责PMRC日常工作。


  (7)2015年,出版《企业项目管理》教材,开始《项目学》相关研究工作。


  (8)2016年,当选IPMA副主席,参与IPMA的日常管理工作。


  (9)2018年,组织开展《项目学》专著的撰写工作。


  内容来源 | 项目管理评论英文网站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