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集管理:全局思维 细节至上——访费森尤斯医药全球研发中心项目总监俞雷

2018年08月13日作者:杨雪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俞雷是费森尤斯医药公司全球研发中心项目总监,负责中国区居家透析产品线的项目集管理工作。费森尤斯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之一,致力于为肾病患者提供透析产品和服务。


  俞雷于四川大学取得应用电子技术专业学士学位,并获得厦门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加入费森尤斯公司之前,曾供职于飞利浦消费电子、飞利浦医疗、强生医疗等世界500强公司,具有20余年的项目管理经验,曾成功管理过50多个项目,项目范围涉及消费电子产品、医疗影像、医疗器械、医药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以及相关流程的建立、优化和PMO工作。


站得高才能望得远


  中国正面临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慢性肾衰竭患者人数快速增长。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登记的慢性肾衰竭患者已接近53万名,其中有超过7万名患者使用居家透析。然而,目前中国的居家透析产品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


  俞雷介绍,他所负责的中国市场的居家透析产品线项目集,包括多个迭代的医药产品和医疗器械产品的新产品开发、生产和上市。由于医药产品的研发投入高、周期长、法规要求复杂且不断调整, 项目集的相关方在较长的项目生命周期内经常发生变化,导致项目集的结果、预期收益及执行环境具有高度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这些都对项目集的管理能力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和更高的要求。


  谈到开始学习项目集管理的初衷和动力,俞雷表示最初产生这样的想法,来源于他和他的老板JIM的日常沟通所产生的思考,JIM负责费森尤斯公司全球的居家透析产品组合管理。俞雷表示,以前自己通常更关注应用项目管理方法,围绕项目管理的铁三角(时间、成本、范围和质量)来进行管理。而JIM则更多地关注战略和收益,特别是在复杂、变化的项目环境下,项目集预定的收益交付和风险控制。这种站在更高的视角对项目集的洞察, 带给他许多新的思考,也是他开始学习项目集管理的初衷和动力。


  谈及项目集管理的学习,俞雷借用欧阳修的《卖油翁》里的一句话“我亦无他,惟手熟尔” 来总结自己的心得体会。他说,每一次阅读《项目集管理标准》,他都会有新的体会和更深层次的认识。在逐渐熟悉了项目集管理的术语、定义、相应的构件以及它们之间的依赖关系后,俞雷结合自己的项目集管理实践和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思考和总结提高。


  俞雷总结道,项目集管理学习的重中之重在于,深刻理解项目集经理需要关注的五个绩效域的相互依赖关系,理解项目集管理的战略导向和收益导向,把自己放到更高的视角来思考如何时时刻刻将项目集管理与战略保持一致,并主动寻求变化和机遇,以此实现收益的最大化。


战术三角+战略三角


  在学习了项目集管理后,俞雷告诉记者,虽然PMI 对项目集进行了明确的定义,它指的是经过协调管理以便获取单独管理这些项目时无法取得的收益和控制的一组相关联的项目、子项目集和项目集活动。但是在实践中,这个定义可能与某些公司的定义有所不同,比如有些公司将大项目或是项目群定义为项目集。


  无论在具体的实践中如何定义项目集,我们都可以应用项目集管理的指导思想从更高的视角来思考和管理项目工作,将项目管理的战术三角和项目集管理的战略三角相互结合,既关注细节,又要从全局的高度聚焦于战略和收益、通过相关方的积极争取和项目集治理来确保项目集的成功, 俞雷如是说。


  回忆自己十多年前参加PM P认证考试的情景,俞雷动情地说,那时候PMP还是个新鲜事物, 通过这些年的推广和应用,PMP在中国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每次PMP考试的盛况就已经充分说明了PMP鲜活的生命力。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重视和建设组织级项目管理OPM框架,作为OPM 的重要支柱之一,PgMP和PMP一样也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


  俞雷认为,由于PgMP对申请者的要求较高, 通过认证的难度较大,所以在全球范围内能够获得PgMP认证的人数相比PMP还有几个数量级的巨大差距,这一点可能会阻碍PgMP的发展。但是,他相信,随着项目集管理的推广,以及越来越多的项目管理工作者开始了解和学习项目集管理标准,正如PMP的蓬勃发展历程一样,项目集管理在实践中也会获得更广泛的认可和应用。


实践出真知


  在俞雷看来,项目集管理要求项目集经理能够运用知识、经验和领导力,带领项目集团队迅速适应结果的不确定性和所在执行环境的不可预知的本质,来支持有效的项目和子项目集的执行,并以战略和收益为导向,灵活调整项目集的方向来提高预期收益的交付效果。


  他结合自己所负责的项目集管理举例说,项目集的团队成员来自公司的不同部门,团队成员大都是部门的领导或是具有丰富经验的项目经理,他们负责管理被分配到组件项目内的工作,而项目集经理的重点则应该放在项目集管理标准所定义的五个项目集管理绩效域里,并为组件项目提供方向和支持,对项目之间的工作进行协调,在项目集的实施过程中系统和有效地解决需要在项目集层面解决的问题和风险。


  换句话说,项目集经理首先应明确与项目经理的角色分工,更加关注全局,通过制定项目集路线图(Roadmap)和项目集工作分解结构(PWBS),建立以可交付成果为导向的层级分解,涵盖整个项目集的范围,清晰地定义项目集经理的管理控制点。


  其次,项目集经理需聚焦项目集的战略一致性和收益交付,比如费森尤斯公司为了实现公司发展愿景,制定了关注新兴市场和推广居家透析的公司战略,中国市场的项目集正是为了支持这一公司战略而设计的,这就要求项目集经理时刻关注项目集与组织战略的一致性,同时又确保实现组织收益, 在项目集的实施过程中,要不断评估项目集内部和外部影响因素,跟踪项目集的成本和收益之间的平衡,以及项目集活动和预期收益之间的关系,来管理项目集的执行,以确保项目集的成功。


  再次,项目集经理应注重与相关方紧密的互动和合作,积极争取相关方对项目集的支持。在项目集的发起阶段识别相关方,特别是关键相关方,理解他们的需求和期望,制订相关方争取计划和沟通计划,争取与相关方互动,便于项目集团队就项目集的目标和预期收益与公司战略目标保持一致,向相关方提供充足的信息,建立和相关方之间的双向沟通,确保相关方做出正确的决策,维持相关方对项目集目标、收益和结果的认可,对资源的承诺以及在整个项目集生命周期内持续不断的支持。




  最后,项目集经理应重视与项目集治理委员会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这对项目集的成功至关重要。在这一点上,费森尤斯公司建立了完整的由决策层相关方组成的项目集治理委员会,通过项目集治理委员会,可以协调和解决在项目集层面无法解决的问题和风险。通过项目集评审,可以确保战略一致性和预期收益的交付,同时通过项目集治理委员会争取关键相关方的支持。


过来人的忠告


  在采访的最后,俞雷对想了解和参加PgMP学习的后来者提出一点建议:首先从战略的角度来设计职业发展路径,确保PgMP的学习和个人的发展战略相一致。如果学员想从事项目管理工作,毫无疑问,PMI构建的PMP、PgMP、PfMP就是通往更高层次的最佳路径。与此同时,即使未来可能不从事项目管理工作,学习项目集管理,了解项目集管理是如何支持组织战略实施的,也能帮助学员拥有更高层次的洞察力。


  另外,俞雷建议,要关注学习PgMP的收益,选择正确的学习方法,要反复精读《项目集管理标准》教材,要读出“荷塘月色”的感觉,甚至要读到“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境界。同时,不仅要学习《项目集管理标准》获得PgMP的认证,还要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够深刻地理解项目集标准,并在实践中加以应用。


  最后,俞雷引用《项目集管理标准》中文版序言的一句话,即“专业、敬业源自对项目集管理的痴迷和热爱”,来鼓励计划参加PgMP学习的学员。在俞雷眼中,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份对项目管理的热爱正是个人学习项目管理的最佳原动力。


  (本栏目由项目管理者联盟协办)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