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荣贵:通过项目实现中国梦

2018年07月29日作者:尉艳娟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注:本文为译文,英文原文刊登于项目管理评论英文网站,后被PM World Journal 2018年7月刊转载)

  

  谈到中国的项目管理,有一个名字不得不提,它就是“丁荣贵”。


  丁荣贵,工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

  



  丁荣贵教授被誉为“项目管理中国智慧的代言人和推销员”,一直致力于推广项目管理中的中国智慧。翻开他的著作,引古论今,旁征博引,其博学和洞察力令人称赞。丁教授善于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项目管理智慧,他的最新力作《太极逻辑:项目治理中的中国智慧》就是其例之一,该书提供了运用太极逻辑进行项目治理的新视角,广受读者好评。


  作为大学教授和企业顾问,丁荣贵教授高度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他执着于在实践中打磨、完善项目管理思想。他始终站在项目管理研究的前沿,擅长用简单、形象、幽默的语言诠释专业术语。


  作为项目管理“发烧友”,他执着所爱。他说:“我喜欢干点有新意的工作,也喜欢与不同文化和知识背景的人打交道。”在他眼中,项目是其相关方合作的网络平台,项目管理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大家群策群力去创造一些非重复的甚至有挑战性的成果。这就是他选择项目管理作为职业生涯的主要原因,他乐此不疲。


  富兰克林曾说:“人的一生唯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二是纳税。”丁教授对这句话进行了演绎延伸,他说:“其实还有第三件事不可避免,那就是我们都活在项目里。”期盼在丁教授等人的带领下,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能够自在快乐地活在项目里。


当项目管理遇见中国智慧


  记者: 您创造了术语“项目意识”和 “项目思维”, 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有效项目思维的方式。


  丁荣贵:一名优秀的项目经理需要具备三种基本能力:解读项目信息的能力、发现和整合项目资源的能力、将项目构想变成项目成果的能力。要具备这些能力,首先必须树立有效的项目管理思维方式。


  有效的项目管理思维方式中,最主要的是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


  现在很多问题的产生源自系统的缺乏,就项目管理而言,我们要构造一个系统,系统就是局部目标与整体目标之间的平衡。事物的不同方面都是相互关联的,系统思维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相关方思维。


  项目都是独一无二的、全新的、动态的、临时的。所有事物间都是对立统一的,因此我们需要进行辩证思维。项目管理中包含很多辩证思维的观点,比如,我们不能依赖人,要依赖包含人的系统。


  中国式的项目管理根植于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太极逻辑完整地把这两种思维结合在一起。


  记者:您被誉为“项目管理中国智慧的代言人和推销员”,在您看来,中国文化对项目管理有何影响?


  丁荣贵:管理的重要内容是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这些关系的建立方式和有效性无不与文化有关。仅靠硬制度是不够的,特别是在面向具有创新特点的项目、有多种知识和文化背景的项目相关方参与的项目中,软性的、符合相关方文化特点的管理方式和领导艺术将起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如果说制度是砌墙所用的砖,那么文化就是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对于项目来说,这些缝隙远比运营活动大得多,因此,考虑文化因素的项目管理也越发重要。相比西方国家,中国文化更注重人情,更注重人际关系及其建立过程中微妙的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文化。 “干成一个项目,交到一批朋友”是很多中国项目管理人员的常用语,可见文化的重要性。

  

  记者: 您的新书《太极逻辑:项目治理中的中国智慧》已于2018年5月出版,请问项目治理与太极逻辑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丁荣贵:感谢您对新书的关心。我们每个人都会按照自己的逻辑去观察世界和理解世界,逻辑不同,我们做事的立场和方式也就不同。管理者需要有区别于其他职业人员所拥有的逻辑,即太极逻辑。


  项目因变化而生,变化因阴阳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而起。有效的项目治理机制就是能够及时预见项目治理中的若干主要矛盾并在恰当的时机采取双方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化解这些矛盾。解决矛盾的最佳时机是构成矛盾的两方面从协同的整体(无极阶段)到阴阳明显分化(两仪阶段)之间的太极阶段。


  中国式项目治理智慧的核心就是抓住这些太极阶段,依据中庸式的矛盾解决策略对构成矛盾的阴阳力量进行因势利导,既能利用矛盾促进项目的进展,又能将矛盾化解于其爆发之前,从而使项目治理系统保持动态的和谐状态并最大限度地满足项目相关方的需求,达到“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的境界。


  太极逻辑是中国文化中特有的基于特定利益权衡的辩证思维理论和方法。根据阴阳对立统一的原则发现矛盾,根据太极阴阳分化的演变规律找准解决矛盾的时机,根据中庸的迂回和置换思想以权衡相关方需求而得到矛盾的解决方案,是太极逻辑的三个基本支柱。


  各种文化的交融碰撞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既丰富多彩又冲突不断。中国式的太极逻辑为解决项目治理中产生的矛盾提供了有效的哲学思想和方法。如果说文化因为过于繁冗复杂而容易使我们陷入VUCA时代的各种管理理论、方法和实践丛林状态的话,厘清做事的逻辑就是要为我们走出丛林提供一条简易而清晰的路径。简单来说,太极逻辑能够使我们更安定也更有效地从事管理工作。


  记者: 中国有句古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您似乎不同意这个观点,为什么呢?


  丁荣贵:事实上,这句话在商界并不适合,更适合的话可能是“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古时候有一个叫叶天士的名医。一天,他的母亲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叶天士在为他母亲治病时有一味药拿不准。如果用对了,就能把病治好;如果用错了,则可能致死。为慎重起见,叶天士去问另一位医生究竟该不该加这味药。那个医生听后,毫不犹疑地说应该加上这味药。他的心思很简单:如果用药加对了,自己将名声大振,因为连叶天士都向他请教;如果药加错了,反正死掉的不是自己的母亲。


  这则传说很适合用来比喻企业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的关系。所有者委托经营者为其创造价值,但对经营者总是不那么放心,而事实上经营者也确实做出了很多不让所有者放心的事。无论企业是否已经实现所谓的“现代企业制度”,都会出现类似于安然、安达信那样的有意识产生的问题,更会出现无数主观上没有错的错误。


  因而,所有者们就需要干预,就需要对经营者控制。这就是公司治理的由来,也是所有者对经营者“用人要疑,疑人还用” 的痛苦所在,也就产生了诸如“交易费用”“激励约束机制” 等深奥但又透着无可奈何的词汇。有没有彻底的解决办法?似乎没有这样的迹象,这就是“管理是一种有残缺的美” 的原因。


  管理的对象是普通人,或者说是正常人而不是超常的人。他们能否被信任不能依靠其所受的教育和道德修养给他们带来的自我约束,而要看我们的管理方法能否减少其不可靠程度。

[page]

知、行、思缺一不可


  记者: 您认为项目管理将如何助力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丁荣贵: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是世界上项目最密集、最活跃的地方,也是当今世界最具经济增长潜力的地区。但因建设资金有限和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的欠缺,一些发展中国家铁路、公路、桥梁、港口、机场和通信等基础建设严重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区域的经济发展。




  如果没有足够胜任项目管理的政府官员,国家和地区发展政策的制定就难以变成可落地的项目,也难以赢得投资方的信心;如果没有足够胜任项目管理的投资者,其投资就会因为项目的失败而颗粒无收;如果没有足够胜任的项目经理,再好的国家政策、再充足的资金投入也会被浪费掉。项目管理能力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成长的重要推动力,也是发展中国家各级官员、企业家、经理人和创业者的必备能力,项目管理已经站到了发展中国家管理舞台的中央。

  

  记者: 理论与实践应齐头并进,这对项目管理有什么启示呢?


  丁荣贵: 一方面,项目管理具有强烈的实践性,因为我们需要在限定的时间范围内从无到有提交一个具体的成果,项目管理需要有交付物意识。另一方面,项目因为需求的独特性和相关方的特殊性,很难从另一个类似项目将成功经验复制到这个项目上来,因此成功的项目管理者必须有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


  根据我十多年评审世界多国卓越项目的体会,每个获得IPMA全球卓越项目管理大奖的项目背后都有较为系统的理念和管理体系创新,这些创新离不开理论研究和实践检验的结合。换句话说,卓越的项目必然是知行合一的典范。


  记者: 您从业多年,一定有很多难忘的经历,请与我们分享一下吧。


  丁荣贵: 自从2005年以来,我就一直参与IPMA全球卓越项目管理大奖的评估和管理工作,作为评审组长访问过意大利、俄罗斯等国家的诸多大型项目,从中学到了很多成功的做法,当然也发现过一些项目在管理中存在严重的缺陷。最大的缺陷存在于项目管理者,特别是项目决策者的理念中。项目是有明确工作范围和时间范围的,但是,如果项目决策者认为这些就是他们的关注范围和责任范围就会犯下严重的错误。项目作为任务本身是临时性的,但是,项目成果对很多相关方的影响是长久的。


  项目的成功标准需要由传统的范围、时间、成本和质量这个“金三角”转变为“使相关方满意”,但是,相关方的范围常常被我们局限在与项目成果的实现过程相关的人员,而忽视了项目成果长期延续这个事实。在这种长期性中,又会有更多的相关方,他们或许不与实现项目成果相关,但他们的利益却与项目成果相关。核电站的泄漏、化工厂的爆炸、工程造成长久的地质灾害等都是由项目决策者的视野局限造成的。因此,项目的成功标准需要重新界定。


  记者: 您坚信,是时候重新定义项目管理了,为什么这么说?


  丁荣贵: 这是一个VUCA的时代, 易变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给管理工作带来很多困扰。层出不穷的新思想、新理论、新方法、新案例不但没有让我们更安定、更清晰地看待所处的世界、企业和项目,反而使我们更躁动、更困惑甚至更恐惧。依托于行政权力、知识权威、团队协作和可靠计划等传统元素的项目管理理论和方法越来越不足以适应新世界,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产品、物联网环境、数字化资源和区块链技术让我们感到本领恐慌和安全感正在逐渐丧失。


  究其原因,是因为缺乏适合项目管理人员的、能够有效处理VUCA时代矛盾的认识论以及支撑这种认识论的稳定逻辑。因为缺乏这种逻辑,我们只能看到离散的、表面的一些管理现象,而不能透过这些现象看到其背后的本质,不能看到那些光怪陆离的个案背后的普遍规律。


  物极必反,当传统的项目管理理论和方法不能帮助我们提高应对变革的有效性和安全感时,就意味着重新定义项目管理的时机已经到来。

[page]

项目管理未来可期


  记者: 您曾说,我们要通过一个又一个具体的项目来实现中国梦,您能详细谈一下吗?


  丁荣贵: 中国要由制造业大国转变为制造业强国、进而发展为创新强国,从理论的产生到科研成果的形成,产品的创意、研发、制造、销售等过程,无不是由实实在在的项目支撑的。我国的大飞机项目、飞船项目、高铁项目、航母项目、北斗系统、超级计算机、量子卫星都是如此。正因为强调了项目风险我们才能提高创新的可靠性,也正因为强调可靠性我们才能保护人们开展创新的积极性,这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


  当今社会,各种创意投资满天飞,如何才能使大大小小的创新企业避免昙花一现,需要可靠的项目管理。缺乏项目管理能力的投资方,会变成捧杀创意的刽子手;缺乏项目管理的创意提出方,也容易变成投资传销的忽悠者。


  管理要走在问题的前面。与小型项目和一般消费品相比,对于像飞机研制这样的大型项目来说,要想获得社会对项目成果的信任,首先需要赢得社会对项目管理过程的信任。大型项目的品牌形象,不只是靠对最终产品的广告宣传,更是通过项目管理的过程一步步塑造起来的。先树立项目管理品牌,再据此赢取客户信任而获得订单是大型项目合作的基本程序。


  依靠实实在在的项目管理能力,才能赢得实实在在的项目,也才能产生实实在在的项目成果,才能使中国梦变成大家实实在在的日常生活。


  记者: 据您观察,中国项目管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呢?


  丁荣贵: 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的项目数量庞大,这意味着我们对项目管理的需求很大。但是,在项目管理实践中,我们仍然需克服一些障碍。第一,我们缺少政府级别的项目管理办公室,我建议项目治理要成为国家治理的一个重要方面。第二,单靠企业去推进项目管理的发展,会比较慢,现在我们对项目管理的重视不够。 第三,由于缺少有效的变更管理手段,在原则和灵活性平衡的把握有时会出问题。第四,员工的素质和技能亟待提升。

  

  记者:对于中国及全球项目管理的未来,您持什么观点?


  丁荣贵: 我们可以用“联结(Alliance)”两个字来简单表明未来项目管理的核心。产生创新或满足特定需求的成果是项目的目的所在,但项目管理的重心则在对项目资源的获取和有效配置上。未来这些资源将更加分散在不同的组织、不同的行业甚至不同的国家中,人们因项目启动而聚,也因项目结束而散。


  传统的资源,特别是人力资源隶属并忠实于稳定组织的情况将会改变,岗位会变成角色,员工会变成合作伙伴。如何根据项目需要快速发现这些胜任的资源并迅速将其整合起来开展有效工作,形成“来得了、干得好、走得成”的联结效果将是项目管理的重大挑战。对于项目治理而言,如何在VUCA的世界中捕捉项目机会、如何对项目成果进行经营和价值分享则是重大挑战。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