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孩子”柯建杰:技艺双修的管理达人

2017年08月12日作者:胡小兮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柯建杰,中山大学管理科学博士,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国际认证与质量提升办公室主任、清华大学项目管理客座讲师、广东省项目管理学会秘书长。他是一个健谈的人,一个率性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低级但绝不脱离趣味的人。他可以站在讲台“口吐莲花”,也可以踢着足球淋漓酣畅。他如此评价自己:一个带着双子座分裂性格的狮子座直男。


柯建杰最近牙疼。


牙周炎,半个多月了,痛得他仰天长啸、辗转反侧,感觉连空气都陷入免疫系统的战争。加之雨水不断、湿热难耐,他一面怀疑是不是萧敬腾在广州买了房,一面“坚挺”地接受《项目管理评论》记者的采访。


这不,牙疼,也得忙。


忙着给学生们拍“全家福”毕业照,忙着发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的招生广告,忙着准备将于今年10月举办的广东省项目管理学会第三届年会。劳顿间隙,他还不忘在朋友圈侃个段子、晒个娃。


柯建杰是《项目管理评论》的老朋友,曾陆续发表《SOLF:项目商业分析的成功四要素》《从入门到卓越——项目商业分析技能的进阶法则》等文章,抽丝剥茧、笔法诙谐、文风简洁,不少读者反馈读后如醍醐灌顶、意犹未尽。


文如其人。印象中华南第一学府的老师应该是严肃深沉、不苟言笑的学者模样,狮子座的柯建杰却有种“自来熟”体质,思维阔朗、好谈善交。他会陷入关于商学院如何变革的思考,也会在朋友圈为一只猫的懒萌表情兴奋不已,活脱脱一个大孩子。




从IT“码农”到管理“学霸”


少年时期的柯建杰,曾认为管理是“不正经”的东西。


遥记当年高考,他本想上计算机专业,结果阴差阳错地,在华南农业大学读了经济学,辅修计算机。本科毕业后,他在一家大型IT上市企业开始了“码农”生涯。


就这样在技术部编程一年半。当时,他的部门总监——一个38岁的加拿大华人正在备考中山大学的MBA项目。柯建杰好奇地问他,为什么在计算机领域干得好好的,还要跑去学管理?


这位总监说:“技术,尤其是写代码,怎么可能做一辈子呢?技术更新换代那么快,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不可能紧跟技术潮流。而带领团队、协调激励、人脉资源才是人生更重要的内容,也是更持久的个人价值。”


这段话,像从天外涌来的一汪活水,冲击柯建杰内心的“小宇宙”——“随后,我就捡回了本科经济管理学的书籍,逐步从IT‘码农’向IT项目管理者转型”。


有了若干成熟的项目执行经验,柯建杰决定在家人的鼓励下考研。他去报考中山大学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联合培养的MBA项目,在1100多名考生中,他高中榜眼,获得全额奖学金,开启“学霸”模式。毕业留校后,他在职攻读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相继考取PMP、CPMP一级、PRINCE2、MSP、CBAP、PgMP等资质,成为科班出身的项目管理者。


在导师王帆和施小伦的引荐下,柯建杰参与了若干国内外大型项目的实操,包括澳岭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中国中车、粤海集团等,也有位于新西兰、印度、泰国、比利时的跨国项目。那些日子虽然很累,“但我用5年时间完成了别人1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项目经验积累,为后续深耕项目管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柯建杰负责的众多项目中,一次新西兰的“奇遇”,让他此生难忘。


他回忆:“当时我作为中方代表,核实一个水利项目的各项数据,发现有个项目成本数据项写着‘Maoristeal’,还占了总成本的1.5%,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数据项。我自负英语不错,但这个词我从没见过,于是偷偷查字典,结果居然没找到!没办法,我只能问当地的项目管理专家,这1.5%的成本项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白人专家笑着说,你们中国人肯定不懂这个,它是新西兰特有的成本项。原来,‘Maoristeal’是一个组合词,可以拆分‘Maori’和‘Steal’,‘Maori’是指新西兰的毛利人,‘Steal’就是偷。当地人认为,白种人侵占了毛利人的土地,所以在新西兰的土地上,所有东西都应该让毛利人随取随夺。在新西兰,毛利人偷东西是合法的。做项目的时候,也会把成本的1.5%作为固定成本项纳入成本体系当中。”


这次实践让柯建杰恍然大悟:“我们一直说项目环境会影响项目,大环境包括一个国家的法律法规,这真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page]

要低头走路,更要抬头看路


依据《PMBOK?指南》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项目管理被划分为十大知识领域和五大过程组,每个过程组都可以作为独立的课程开设。其中,最让柯建杰倾心的,便是商业分析。


究其因有二。


“第一,在我过往的项目管理经历当中,见到了太多‘成功的失败项目’,很多项目,看似已经结项,但由于前期商业分析做得不充分,结项反而是灾难的开始,甚至是企业万劫不复的起源。项目该不该做,其实远比怎么做更重要。


第二,我本科阶段的专业是经济学,辅修计算机,硕博阶段专注于工科和管理的交叉领域,所以对项目商业分析,较纯技术出身的人掌握更多工具。我既能以技术实力分析项目,又能以艺术视角审视项目。”


柯建杰一直认为,一个好的商业分析师首先是一个好的项目经理。在他为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开设的商业分析课程中,要求学生必须先修项目管理基础。


在他看来,PMP培养的并不是项目经理,而只是项目员。因为,PMP在商业论证和范围管理等方面讲得过于浅显,更多教会大家项目是什么、怎么去执行,而项目商业分析,或称战略项目管理,能从更宏观的角度定义项目存在的条件。


“大部分企业存在的目的,不可能只为完成某个项目。不攫取利润、不实现某个最终的商业或社会战略目的项目,都是不应该存在的。所以,项目是为战略转变而生的。我偏爱商业分析,更多地是想追随项目的本源性所在。”而在企业这种以盈利为指标的社会组织中,“项目经理绝对不能埋头苦干即可,既要低头走路,更要抬头看路。”


随着科技迭代翻腾澎湃,管理变革亦踏浪日新。于学术而言,科研工具的提升,带来研究能力的飞跃;对管理来讲,“互联网+”的动力,让管理视角不断开放。


面对巨变中的商业环境,柯建杰认为,管理正在变得越来越“技术化”。


“过去,科技手段还不丰富,管理更多是一种直觉的判断、一种感性认知,可将之划分入艺术的范畴。但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一方面,采集商业数据的渠道和手段极大丰富;另一方面,数据分析软件推陈出新,这使得管理在科技面前,变得越来越‘技术化’。比如,再牛的炒股大师,也玩不过一流的炒股模型软件;再资深的市场营销总监,也会在精准的商业分析模型面前败下阵来……科技改变人类的生活模式,也将管理学从偏向艺术的学科,变成了技术和艺术各占50%的学科。”


而在艺术与技术交融的过程中,管理者应该明确的是:“只要有人就会有商业活动,只要有商业活动就会产生商业数据,只要有商业数据就能寻找其规律。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规律中找到商业活动的‘必胜法则’。”

[page]

“双鸭山大学”三大国际认证推手


柯建杰供职的中山大学,英译“Sun Yat-Sen University”,最近被网友取了谐音,戏称“双鸭山大学”,在毕业生填志愿的当口,竟成了“刷屏网红”。你可能不知道,就是这家“艺名”有些土气的高校管理学院,入选了英国权威杂志《经济学人》“2016全球最佳MBA项目百强榜”,成为中国大陆唯一入选的商学院。


获此殊荣并非易事。在荣登百强之前,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完成了AMBA、EQUIS、AACSB三大国际认证,与国际一流商学院采用同样的质量标准,并相互承认学分。


其中,AACSB认证最为艰难。由于境外机构对中国的教学体系不甚了解,无法准确辨识其优劣。“就好比一个大学生,考了英语四级或六级证书,准备出国,却发现国外的人都不认四六级,只认托福和雅思。但商学院国际认证就是迈向国际的‘准入证’,是与国际一流商学院的‘准婚证’,如果没有,是很被动的。”


除开中外思维差异,AACSB认证项目涉及的人事繁杂,也给实施进度“层层设卡”。据柯建杰分析,“此项目具有新、多、急三个特点。新,指在中国大陆地区,只有少数高校已经获得或正在准备AACSB认证;多,指项目涉及的部门繁多,文档处理量大,跨学科跨领域的合作繁多;急,在于一般需要5年工作周期的认证,被院领导压缩为3年。上述特点,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对项目而言就是风险。”


在重重阻塞中,柯建杰看到前路。作为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国际认证项目的负责人,他全程参与了该项目的规划、执行、监控和收尾。


通过充分评估问题、确保资源便捷协调、集中封闭攻关、清晰理解规则、施行备岗制度等流程的设计实施,柯建杰带领项目组,经过30个月的奋战,终于使中山大学在2014年获AACSB认证证书。与此同时,在学院内部,通过“以评促建”的过程,各项目教学质量体系实现了质变,国际留学生、交换生数量逐年成倍激增。(欲了解该项目实践过程,请扫描文末二维码)


“这次《经济学人》的排行,也由我负责信息对接和数据收集。”柯建杰表示,虽然与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等名校“同框”,但必须承认差距:“我们的名次不算靠前,而且AACSB认证也并非终身制,需要改善的地方还有很多。接下来,中山大学管理学院会向着国际一流的精品商学院发展,整体指标进入全球前50强。”


除了学校事务很“烧脑”,学会事也不少。虽然笑称自己是“打酱油的”,可无为而治亦是治。得益于同事们的帮扶与支持,广东省项目管理学会成立两年来,在培训、咨询、招投标等领域“已经全面铺开”。作为该学会的秘书长,柯建杰也贡献着自己的项目管理心得。今年10月,广东省项目管理学会将在广东工业大学举办第三届年会,柯秘书长不忘叮嘱记者:“你们可一定要来啊。”



[page]

不会说段子的运动员不是好讲师


柯建杰执教多年,桃李天下。他是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师,也是项目管理培训师。在讲台上,他神采飞扬、滔滔不绝。他被学生称作“行走的段子手”,因为,一旦柯老师开始“口吐莲花”,再艰涩的知识点,学起来都会变得轻松而不失深刻。他太喜欢教课,以至“荒疏”了不少自己的科研时间。


关于这一点,柯老师倒不在意:“授课是我的爱好,会一直坚持。我觉得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得到他人的尊重和认可,这是最重要的。在咨询和授课的过程中,人家采纳我的意见,依据规划一步步推进项目、最终获得成功,这才是最幸福的事。”


除此之外,在另一个不常示人的领域,柯建杰也是资深“达人”。记者了解到,自2013年起,中山大学管理学院MBA足球爱好者们,每年都举办赛事活动,带队老师一职,当仁不让地由柯建杰执棒。因为,踢球,他可是专业的。


“我是如假包换的国家二级运动员呢。”原来,柯建杰从小学就开始踢球,并坚持十余年不辍。“当时我跑步速度很快,100米用时11.5秒即可完成;我的左右脚皆可控球、射门,所以一直踢边锋,就是C罗刚出道时在场上的位置。”


可惜的是,由于大学四年级的一次重伤,柯建杰被迫隐退。不过,喜欢踢球、喜欢看球的因子一直在他的血液中滚动。作为广州人,他是恒大淘宝俱乐部的铁杆球迷;作为中国人,他是中国国家足球队的支持者。对于后者,纵有多年委屈,他仍盼其来日可为。


在柯建杰眼中,好球员和好员工是有些共性的:团队精神好,比较讲义气、不拘小节,面对困难比较顽强。“不能说这三点能给管理带来什么启示,但我自己的团队普遍都有这种特征,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让人意外的是,这样一个人前“话痨”、交际广博的柯老师,最喜欢做的,却是独处。“我热爱工作,也热爱生活,但我最喜欢独处。我喜欢拿着历史类的书,去某个安静的咖啡馆待一整天。等再站上讲台,那些关于历史的段子,不知不觉地就被我倒出来了。”


生于一个殷实的家庭,柯建杰“从不认为工作是生命的全部,也从没想靠工作证明和获取什么。”有人羡他顺风顺水,他笑人家看不穿:“越努力,越幸运,道理就这么简单。”


正如他的微信签名:“Head to success”,意为“通向成功”。每个人都想成功,但就柯建杰而言,这话似乎还有下半句:“And keep childlike innocence”(保持童趣)。一心想摘下结果的人,只是使用了生命,而不曾享受。但柯建杰不是。他有种自带优越感的气质,同时保鲜孩童般的好奇。他说自己是“一个带着双子座分裂性格的狮子座直男”,可动可静,技艺双修。他像一个大孩子,在生命的进阶中分享味趣。




柯建杰记录中山大学通过国际AACSB认证经过

识别二维码,阅读原文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