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电的海外之路——访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宋东升

2016年06月08日作者:马莹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懂项目管理的人大都了解,中国的现代项目管理起源于水电行业。从鲁布革水电站到二滩水电站,再到小浪底水电站,水电行业演绎了中国项目管理与国际接轨的历程。


  中国水电建设集团代表了中国水利水电建设的最高水平,经历十余年的飞速发展,公司业务覆盖能源、水务、交通、矿产、房建等各个领域,项目遍及世界80多个国家及地区,在建项目近500个。


  居高而不自恃,行远而不忘初。作为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业务的践行者,宋东升如是说:“小浪底的项目管理经历为我的国际工程理念打下了基础,在全体水电人的努力下,水电国际公司已经成为了全球水电开发和建设的领导者、全产业链能力的集成者、管理型的国际承包商。”



项目管理快意人生


  中国是水电大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水电技术。对此,宋东升如数家珍:“2200年前,中国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水利工程,至今仍在使用,是造福人民的伟大水利工程。”


  小浪底工程是黄河上最重要的水利枢纽工程,是一个世界级的工程。其中,小浪底水利枢纽II标段是小浪底工程最大的合同段,于1994年开工,2002年竣工,总额为57亿元人民币。宋东升曾以中国水电十一局代表的身份参与小浪底II标全过程工作,包括资审、联营、投标、合同谈判、现场施工、联营体管理和索赔谈判等。


  回忆起这段经历,宋东升感慨:“小浪底是一个国际工程的大学校,从联营体伙伴间的首次接触到联营体最后一次监事会,我有幸经历了项目的全部历程。期间印象最深的是,1994年历时4个月的合同谈判,以及1996年我作为中方代表和联营体项目经理助理在项目现场工作的1年。在这里,我真正了解了什么是FIDIC,什么是合同管理,学到了如何运作和管理联营体,学到了外国公司初到一个国家如何适应当地文化,近距离了解和学习了欧洲承包商的组织和管理。”


  可以说,小浪底工程奠定了宋东升的国际工程项目理念。离开小浪底项目后,宋东升一直从事国际业务,直到现在,他的合同谈判风格仍然受到“小浪底”的影响。


  据了解,中国使用世界银行资金并进行国际招标的大型工程大多集中在水利水电行业。1983年启动的鲁布革水电站是我国第一个世行贷款项目,引水标段进行国际竞标,这个项目也是我国首个采用现代项目管理方法的大型项目。


  对于中国水电来说,经过云南鲁布革、四川二滩水电站、福建水口水电站、河南小浪底水电站、山西引黄工程等项目的锻炼,公司逐渐积累一批国际化人才,为随后的国际业务高速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page]

做工程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


  中国水电国际业务经过十余年的飞速发展,业务覆盖能源、交通、基础设施等众多领域,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分布着近500个在建项目,项目履约风险空前。


  据了解中国水电针对境外业务,建立了完整的风险管理体系:一方面,通过构建全面风险管理的组织职能体系、制度体系、风险评估与管理体系、信息与监测体系、培训与文化体系、监督与改进体系“六大体系”,有效防范战略风险、财务风险、市场风险、运营风险、法律风险“五类风险”;另一方面,针对海外在建项目的风险管理,建立起相对完善的规章制度和管控体系,涵盖了风险事件的防范预控、跟踪监控以及事件发生后的应急响应等全过程的风险管理,更为重要的是建立了企业风险防范文化。


  “做项目的过程就是解决问题、化解风险的过程。每一个项目都有自己的独特性,上从决策者,下至各个层级的人员,都要有风险防范的意识和理念,预先解决了问题,就化解了风险。”宋东升解释道:“中国水电海外项目遇到的风险主要有五类:一是工期风险,二是非传统安全风险,三是资金、汇率风险,四是应收账款风险,五是人力资源短缺风险。”



  针对每一类风险产生的原因及采取的应对措施,中国水电均进行细致的分析和总结。以应收账款风险为例,中国水电根据海外项目业主拖欠工程款的不同成因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比如对于业主资金紧张、支付困难的问题,根据业主的工程款支付情况,量入为出,合理安排施工进度,尽量避免垫资施工,将风险控制在可承受范围之内;针对业主相关机构确认程序烦琐的问题,由项目安排专人负责账单跟踪、催付工作,账单到哪里就跟踪到哪里;对工程所在地国家层面所引发的问题,中国水电要求各项目部密切关注工程所在国及其周边地区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分析其潜在影响,提前做出预判,及时采取适当措施,将负面影响降至最小。

[page]

为项目量身定做融资方案


  国际政治、经济、金融形势以及国家发展理念的变化,导致国际工程的开发模式发生巨大变化。


  宋东升回忆,十年前,几乎所有项目,无论是政府项目还是私人项目,都是业主(开发商)编可研、做设计、落实资金,一切就绪后发标书,邀请承包商参加资审和投标。2005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后,几乎所有和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和部分拉美国家都开始使用中国资金,少则几亿美元,多则几十亿美元,甚至几百亿美元。在这个过程中,受益最大的就是中国建筑施工企业,特别是央企,国际化水平和项目管理能力得到了迅速的提高,经验得到了积累。近年来,受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已不愿再继续主权借款,大都希望采用具投资特性的商业模式进行施工建设。



  宋东升分析,对于中国的工程承包商来讲,在经历了前几年轰轰烈烈的EPC+F的商业模式之后,BT、BOT、PPP和特许经营将成为工程行业的主要模式。这种商业模式的变化必将深刻影响国际工程承包行业甚至是全球经济。


  在这一过程中,承包商的投融资能力在市场开发中占据的比重越来越大,而每一个项目的国别、行业、技术等均有差异。“因此我们需要熟悉各种金融产品,根据项目情况量身定做融资方案,才能拿到项目。”


  据了解,中国水电与各金融机构有着非常紧密的合作,比如积极参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的项目;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等政策性金融机构申请贷款或保险;由中资银行和外资银行组成银团,在一些国别开展新型融资模式的试点;等等。近年来,中国水电在申请软贷款、商业贷款、保理、融资租赁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page]

坚守是最大的社会责任


  谈起印象深刻的项目,宋东升回忆起马里费鲁水电站项目。“中国水电在竞标中打败了法国公司拿到了项目。可是,这个项目开工不久,马里就进入内战时期。4年的时间,我们没有停过一天工。2013年年底,马里的局势恢复了稳定,在别的项目讨论如何复工的时候,我们的马里费鲁水电站已经竣工投产。”


  他进一步解释:“中国水电并不是不顾员工的安全,而是在做好风险预案、安全可控的情况下,用有竞争力的价格、专业的技术和过硬的履约能力,为当地人民造福祉,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作用,这就是社会责任。”


  据记者了解,2013年12月17日举行的费鲁水电站竣工典礼,是马里内战后该国第一个大型工程竣工庆典,萨内加尔河流域四个国家元首和首脑亲自出席,他们对中国水电在费鲁项目实施期间,信守承诺、克服困难,在西方监理纷纷撤离的情况下,依然坚守岗位,最终确保项目顺利完工,表示由衷的感谢。


  对于履行社会责任,中国水电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在南苏丹捐赠文教用品支持教育,为朱巴友谊学校捐建供水系统;在安哥拉开设学校培训本土技术人员;在毛里求斯路易港参与抗洪抢险;与柬埔寨红十字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不过,宋东升也直言不讳: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相对欠缺、薄弱的是我们讲故事的能力,或者说沟通的能力不足。“大家都在说中国应该参与制定游戏规则,实际上,提高一个企业的国际化水平和本土化水平,必须要学会沟通、融入当地,我们能跳过适应、熟悉当地,熟悉现行游戏规则,而直接制定游戏规则吗?我觉得可以缩短这个阶段,但是不能跳过,其中,提高沟通能力显得尤为重要。”


  2015年10月31日,2015年度加纳卓越工程师奖揭晓,这个通常只颁发给在加纳注册的本国企业的奖项,因为中国水电对促进加纳工程领域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而破例将“2015年度工程实施方案奖”颁给中国水电承建的布维水电站项目。中国水电成为唯一获此殊荣的中资企业。


借势突破增长“天花板”


  2015年,全球油价持续下跌、欧洲经济低迷、世界政治形势动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等各种不利因素影响国际工程市场。


  宋东升分析,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带一路”战略,这是中国对世界经济与和平开出的一剂良药。“全世界,只有中国在基础设施的各个领域均掌握了全产业链的技术。”“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设施互通和资金融通将促进各国基础设施的建设,而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直接带动各国的经济发展,并促进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此外,据联合国预计,到2030年全球将有2/3的人缺水,水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全球已开发的水电只占了25%左右,还有很大的空间。


  尽管面对市场疲软、竞争加剧的大环境,中国水电挥斥方遒,斩获颇丰:2015年公司深耕“一带一路”相关市场,紧抓中拉、中非、中东欧、中国—东盟深入合作的重要机遇,锁定好的项目,先后在老挝、印尼、津巴布韦、墨西哥、阿根廷等多个国家取得重大进展,提前一个月完成年度任务指标,新签约和生效合同额创历史新高。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蓝图,宋东升有着清晰的勾勒:中国水电是管理型国际著名承包商,全球水电、水务开发与建设的领导者。他强调,中国水电除了拥有一支能打硬仗、打胜仗的国际化精英团队,全球各类资源整合与集成的能力也是核心竞争力。


  身为一个老水电人,宋东升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了中国水电,奉献给了他所执着钟爱的水电事业。当提及未来,宋东升感慨:“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只是希望中国电建和中国水电能够在全球做更多的项目,等我退休了,我想带着我的家人把过去做的项目再看一遍,那我这一辈子就很满足了。”


  马莹,本刊记者。


  (摘自《项目管理评论》2016年3-4月第2期)


  点击《项目管理评论》,发现更多精彩!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