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本务实,只求项目管理落地生花——访中国项目管理研究院副院长马旭晨老师

2015年08月03日作者:郭立红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马旭晨老师在政府、中央企业、高等院校和管理咨询机构从事项目管理方面的研究教学、企业实践和管理咨询工作长达45年,一贯致力于项目管理理论研究及其在中国的实践应用,发表科技、管理论文80余篇,著述多部。他不仅深入项目一线开展咨询、调研和服务工作,而且努力探索项目管理中的哲学思想;他不仅坚持学习和实践,而且积极普及和推广项目管理,为我国项目管理事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认为项目管理是实现中国梦、落实实干精神的好方法。从投入项目管理事业开始,马老师坚持对项目管理理论进行研究并把项目管理引入到实践应用中,其宗旨是在项目管理理论研究方面,要学习消化现代国内外先进科学的理论成果,但又绝不嚼别人吃过的馍,力争“有所发现,有所创新”。他研究的内容来源于项目管理实践和需求,其研究成果又可以马上作为项目管理实践的指导和参考,用于培训、诊断和咨询。经其诊断和咨询过的企业遍布生产、贸易、国际工程、军工、化工、制造业、高科技等行业以及政府部门,丰富的项目管理实践经验更加坚定了马老师推行项目管理的信念。



学习IPMA组织级项目管理能力模型


探索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


马老师认为,一个希望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国家需要有自己的知识体系。构建知识体系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成熟和强大的体现。在项目和项目管理领域,中国需要有体现自己优秀传统文化的、科学、独立、有效的项目和项目管理知识体系,这个体系需要“博采众长,顶天立地,创新适用”,尽管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


马老师在广泛学习和理解国内外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同时,积极思考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构建。2006年马老师参与了《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修订工作。2006?2007年,马老师担任《中国卓越项目管理评估模型》研发专家组长,2010?2013年他又担任《中国应用型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框架设计》专家组长,为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构建而努力着。


2013年至今,马老师主持开发了《中国项目管理通用知识体系纲要》,在第二届国际项目管理协会研究会议(IPMA 2014 Research Conference)上,马老师向与会人员介绍了其中的体系框架设计,主张以人为本,不用“Body”,而用“System”,强调指导思想、哲学思考,注重应用、通用和子系统的设计等,引起了国际专家的高度关注。


通过此次会议,马老师也强烈地认识到,由于中国的发展,国际上已经更加关注中国项目与项目管理在理论与实践方面的建树,希望我们做出相关的交流。中国项目管理工作者有责任,也有能力构建中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发展中国项目管理学派,为中国和世界的项目管理学科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马老师自嘲自己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一直在这方面做着一些努力。


关注项目管理要点,破解企业困境


马老师认为项目管理首重三件事。一是“做正确的事”,即项目管理中的“立项”。建国以后,从中央到地方,从国企到民企,大小项目立项无数,如果能够应用项目管理的方法,来判断项目的可行性,将更好地节约资源、创造效益。二是“正确地做事”,是指项目管理过程要科学、有效。这需要组织好项目团队、做好项目计划和管理流程,在管理中正确调用和优化分配资源,使用合适的工具和方法。三是“获得正确的结果”。在管理过程中进行项目监控,对于阶段性交付成果和最终成果进行客观、科学评估和评价。


根据项目管理的发展水平,我国企业大体可分为三类。一类是初步接触项目管理、规章制度有待规范的企业,它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以职能型管理为主。一类是在运行过程中发现问题、开始实施项目管理并取得初步成效的企业,比如中航工业和南方电网等企业已经推行了项目管理,但是如何真正落地,企业还在不断地探索。一类是已经很好地实施项目管理的企业,比如一些从事工程总承包业务的国际工程建设企业等。


企业的项目管理要想做好,需要落实“四个工程”。第一是一把手工程。领导不重视,项目管理推行不下去,因为它牵涉很多现状的改变,对现有利益团体的冲击。第二是全员工程,光有上层的积极性还不够,还需要全员行动,尤其是职能部门。第三是系统工程,为了实现项目目标,所有有关的要素都要一起努力,主要是指现在很多企业建立的项目管理和管理体系,或者叫项目和职能一体化的体系。第四是可持续发展工程,市场环境和企业发展一直处于变化中,项目管理的重要特点就是应对变化的管理。


当谈到如何提升组织的项目管理能力时,马老师总结出三点经验。一是从项目管理自身出发。企业在维持原来的职能管理的同时,把单个项目做好,是一般的项目管理;大型复杂项目、项目集、项目组合,都与企业战略有关,这类项目管理越来越受到企业的关注。二是把项目管理与原有的各项管理结合起来,处理好项目管理与职能管理的关系。三是在此基础上,谋求企业和谐发展。项目管理与职能管理共同作用于企业,马老师把它命名为“项目与职能的和谐管理”。



2013年获中国项目管理发展贡献奖



[page]

研发本土化的项目管理相关模型


项目经理能力模型


在推行项目管理的过程中,马老师深感“人”的因素在管理中的重要影响。管理是由人来实施的,人既是主体,又是客体,个人的管理能力对项目成功有很大的影响。我国近年来引进了很多关于项目经理能力的资格认证,像PMP、IPMP、PRINCE2以及CPMP等。马老师对于项目经理的能力建设非常关注,他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把国际项目管理专业资质标准进行本土化,构建了中国项目经理能力体系模型。


国际项目管理协会能力基准(IPMA Competence Baseline,简称ICB),是用于对项目管理人员必备的知识、经验和能力水平的综合评估和认证。马老师在ICB3.0的基础上,构建了中国项目经理能力体系模型。在ICB3.0中IPMA提出“能力=知识+经验+个人素质”,马老师把“个人素质”分为“基本素质+哲学素养”两个部分。基本素质是指先天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哲学素养是在后天经历之上,自我感悟总结归纳,上升到哲学层面,可以指导大家工作的修养。


对于能力模型中的“知识”,马老师有着不同的看法:“英国哲人培根说过,‘知识就是力量’。我不否认它的作用,但是我觉得更确切的说法是,知识的有效运用,才是现实的力量。”

知识究竟是不是力量呢?从马老师的个人感悟来说,他更愿意把知识比作能源,例如煤炭或者石油,它们来自于历史长时间的积淀,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但是它们本身并不会直接释放有价值的能量,而是需要再加工和巧运用才可以产生实实在在的作用。


他认为,从物理学的角度更好地理解“能力”:可以把能力拆成“能”和“力”,“能”是对做功的一种度量,它是内在的、潜在的;“力”是物体的相互作用,它有大小、方向、作用点三要素;“力”是外在体现,“能”是内涵。作用于管理的能力,低层是执行力,高层是领导力,中间的重要环节叫推动力。推动力很重要,做得好就是承上启下,对上理解高层意图,对下让一线员工准确实施;如果做得不好,就受夹板气。


在某一具体项目上工作的项目经理,需要根据项目的特征具备46个能力要素的一部分,比如研发项目,主要靠技术人员的科研、技术、可靠性能力,对于演讲、财务、人力资源等能力的要求是次要的;大型活动的项目经理的能力要求,与工程、研发项目的项目经理又不相同。现在社会要求人的能力那么多,项目经理需要抓住要领,修炼核心能力。


中国卓越项目管理评估模型


除了对项目经理个人能力的研究之外,马老师还主持完成了PMRC和北京市科委组织的中国对项目和项目集管理的评估课题的研发,在引进、消化、吸收国外研究的基础上再创新,构建了《中国卓越项目管理评估模型》,编制了中国项目管理大奖活动方案,组织了中国项目管理评审活动。


《中国卓越项目管理评估模型》被IPMA认同并在国际上向相关国家推荐。


近年来马老师非常重视用卓越项目管理评估模型来规范和提升中国的项目管理水平,他深入项目管理一线,先后为四个项目进行咨询、辅导,组织申报国际大奖,其中两个项目获得了IPMA国际卓越项目管理的金奖和银奖。



演讲中



[page]

开展对项目管理的哲学研究


项目管理对于个人成长,马老师引用了一段孔子的话。“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如果你能够早点掌握项目管理,可能不用三十而立,二十五就可以而立了,别人四十不惑,你三十五就可以不惑,项目管理可以帮助人缩短心路历程。”


把一次性的事情做好,是人的核心能力,是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必备的能力。人生需要面对很多课题,其中很大部分是一次性的、没有做过的事情。在马老师的著作《项目经理能力解析》一书中,王守清教授为其所作的序言这样写道:人类的两大类活动,即运作活动和项目活动,项目活动越来越重要。如果能把项目管好,你就可以把人世间几乎一切事都做好。


项目管理中蕴涵着深奥而朴素易行的哲学思想,马老师从2003年开始即着手“项目管理中的哲学”这一方向的写作。目前国内和国际都未有成形的研究和理论,马老师深感这是实践需要,坚持进行研究。项目管理需要解决项目的“怎么看”、“怎么想”和“怎么办”的问题,这些与哲学中的世界观、思维方式和方法论存在着对应关系。如果结合项目管理的实际,掌握了规律性、本质性、前瞻性的哲学层面的“怎么看”、“怎么想”和“怎么办”,就是掌握了“纲举目张”中的“纲”,手中就握有解决具体问题的万能“金钥匙”,那么面对很多事,人们就不会茫然失措,就会有思路、有办法,高屋建瓴,势如破竹。而作为一个社会人,无论从事哪个行业,学点项目管理的看法、想法和做法,人生的层次都就会得到提升。2014年马老师撰写的《项目管理哲学简论》,是在项目管理领域国内第一部这方面的专著。


持续学习实践,心系教育培训


著作颇丰的马老师表示,与优秀的项目管理者同行,吐故纳新,保持自己学习的年轻心态是自己做成这么多事的基础,然而对于现今的项目管理教育状况,马老师心怀忧虑。

马老师自谦地说,自己的学历很低,仅仅是大学本科。但我们知道他却有四个大学学历:1964?1969年5年全日制的机械制造金属材料专业的大学本科,工作后为了工作需要,他又坚持自学,参加国家成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通过了60余科的学习考试,分别获得了企业管理、国际贸易和经济法三个大学学历证书,其过程一直到年逾54岁时的1998年。正是这种广泛、深入、结合实际需要的不断学习实践,为其对企业管理和项目管理的研究和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全国有160多所大学开办了项目管理工程硕士的专业,但是项目管理知识的普及程度仍然不够,教育效果差强人意,真正做项目的人接受过专业培训的还不够普遍,项目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企业也存在着重视项目却不重视项目管理的问题。


尽管我国在项目管理领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也存在一些短板尚待补强,比如我国目前没有专门的项目管理专家库,没有自己的知识体系,没有一级学会,这些缺憾从理论和实践上都阻碍着项目管理的发展。经过多年的项目实践后,在项目管理领域陆续出现一些源于中国实践的理论探讨,这是很好的萌芽。


项目管理是应用学科,管理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又反过来指导实践,在实践中接受检验和得到发展。国外的项目管理大师,往往身兼多职,既在高校研究理论,同时在咨询公司和企业等项目一线进行项目管理的实践应用。反观国内高校的项目管理教师,由于现行的考核体制要求教师发表核心期刊文章或者做基金课题才能作为评职称、表彰奖励的依据,导致老师们在导向和压力之下,对解决管理实际的理论研究和很多实践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


马老师表示,其实对于管理学科和一些应用学科,最好的实验室和研究对象在经济和管理实践的第一线,结合经济建设和管理的一线需求的研究,才是最有意义的。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华罗庚等老一辈科学家结合中国经济建设的需要,参与国家重大项目的论证和在基层推广优选法与统筹法,已经为我们树立了榜样。马老师称,由于自己没有目前高校考核的压力,因此可以承担起部分高校教师不便于进行的项目管理研究和实践推广工作。比如马老师在福州大学开展了“用项目管理提升大学生创新、就业和创业能力”系列活动,并在学校的学生项目管理协会中指导学生举行项目管理案例大赛。该课题在省、校评选中获得一等奖,马老师希望现在的项目管理教育可以提高大学生的创业就业能力,并希望大学可以在二年级的非项目管理专业开设项目管理的公共选修课,帮助学生掌握项目管理知识和方法。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马老师不仅在大学生和企业新人中推广和普及项目管理,甚至放下自己的身份、地位,给孩子们讲起了项目管理的课程。他对社会中广泛议论的“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人生不是百米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每个时刻都可以加油努力。马老师认为让孩子学外语、奥数、音乐、钢琴固然有一定的好处,但不一定就会由此赢在起跑线上。如果在孩子有完整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相对完善的思维能力时,教会他们在面对没有做过的事情时,有勇气去做,有能力去做,从这个层面来说,孩子可以管理好自己,管理好自己要做的事情,这样才算是赢在了起跑线上。所以马老师也在身体力行,致力于项目管理的教育从娃娃抓起。


在2013年厦门思明区青少年夏令营中,马老师就亲自给小学五年级到高中二年级的孩子讲授“项目管理是你走向成功的路线图”,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马老师心系教育还体现于对公务员、党政干部和社会各界的项目管理公益讲座和培训方面,他希望用项目管理提升党政干部和公务员的执政能力、社会精英的创新能力,对此他不计报酬并乐此不疲。



担任央企项目管理案例大赛现场评审



[page]

扎根一线沃土,潜心研究实践


马老师从中央企业退休之后,出于对项目和项目管理的热爱和追求,不顾年事已高,经常深入项目一线开展咨询、调研、服务活动。水电站建设工地、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广州亚运会、北京世界葡萄大会、科技部应用型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重大软科学课题研究现场,都有他认真和卓有成效地参与的身影。


寄希望于项目管理的未来发展


马老师对项目管理的未来发展寄予厚望,认为在未来时间里,社会只要依靠创新来求得发展,项目管理的作用就会越来越重要。


21世纪我国进入项目导向型社会,创新就成了新的产业和新的社会财富积累方式。创新,创,始造也;新,以前没有的东西,创新在这层含义上与项目恰恰是一致的,项目是一次性的、没做过的事,所以二者有天然的联系,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项目就成为创新实现的载体和途径,项目和项目管理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未来的一种发展趋势。


对于目前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等大事,马老师都有与项目管理相关的思考。


他认为,项目管理的基本做法和优势,是实现“互联网+”和构建新业态的保证,把项目管理作为应用“互联网+”构建新业态的主要管理模式,可以把“项目管理×”(这里的“×”是“乘”的意思)作为一个系数K(一个大于1的正数,其大小视项目管理水平的高低而大或者小),采用“项目管理”*“互联网+”的函数式(Y==K×),是构建新业态的较好选择,也可能是一个“事半功倍”、“保驾护航”,甚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四两拨千斤”的优化组合模式。为了实现“多快好省”的目标,就应该对创新型活动采用项目管理。



2011年获中国十佳国际项目经理荣誉


“草根专家”的情怀


马老师年轻时爱好广泛,篮球足球、滑冰滑雪、组装电视、吹笛抚萧、读书野营,他自言“只是爱好,样样稀松”,但我们由此也可见其兴趣广泛、才华横溢。如今虽年近古稀,他依然坚持快步走的锻炼,保持着年轻的心态和激情。


我们称马老师“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马老师并不认同。他只自嘲是生命力顽强的“草根专家”、“项目管理的发烧友”、“项目管理江湖的游走者”。随着阅历的增长、心态的平和,近些年他更是钟情于项目管理知识的普及工作,开心地做着别人眼中“下里巴人”的工作。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马老师不计得失、孜孜不倦推行项目管理的行为充分诠释了他对项目管理的无限热爱,以及乐观豁达的心态,如今他仍然在身体力行,为推动我国的项目管理事业的发展而努力着。


栏目编辑:师冬平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