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杂志订阅 | 我的需求 | 下载专区 | English
首页 > 知识 > 法律法规 > 国际投资保护协定在跨境PPP项目中的应用

国际投资保护协定在跨境PPP项目中的应用

返回>

2018年09月04日    作者:段向威 张晓慧 林君瑞    来源:国际工程与劳务

A-A+

  有人说,PPP项目就像是政府与社会资本的一场婚姻。在“走出去”的PPP项目中,中国公司作为来自东道国境外的社会资本,需要确保在几十年的项目生命周期内拥有一场融洽、稳定的婚姻,并在婚姻出现危机的时候处于一个比较主动的地位。因此在踏入“婚姻”之前,中国公司就应该未雨绸缪,在项目架构前期从法律尽职调查、合同起草谈判以及境外投资架构设计三个方面把好关。


  在境外投资架构设计工作方面,除了从税务和商业角度进行策划之外,从法律角度充分考虑如何利用国际投资保护协定,为项目长期合作过程中的政治风险防范留下空间,是当前所有积极参加“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公司所需研究的重要课题。关于投资保护协定和条约仲裁的基本概念业界已有很多介绍,本文主要从过往国际跨境投资利用国际投资保护协定的实践出发,谈一些观察和要点体会,希望能为中国公司的“一带一路”探索提供启示。


投资保护协定和条约仲裁


  为了鼓励外商投资,许多国家之间签订了双边投资保护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或者BIT)和/或多边投资保护协定(Mult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或者MIT),承诺互相对对方国家的个人或公司在自己境内的投资进行保护和支持。投资保护协定的性质是国际条约,给缔约国创设了国际法层面的义务,是外国投资人或者项目公司在与东道国政府之间就项目达成的具体合同(如特许经营合同)之外的更高一层的保护机制。如果东道国违反其在国际投资保护协定中所做的承诺,来自协定缔约国的投资人将有权根据国际投资保护协定中规定的投资争议解决机制将东道国政府诉诸条约仲裁。该等争议解决方式与外国投资人与东道国政府/国有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的合同争议解决机制是相互独立的。外国投资人如基于投资保护协定向东道国提起条约仲裁,将在国际上对东道国的外商投资环境产生巨大的影响。条约仲裁能够成为外国投资人对抗东道国不当干预其投资的一项强有力的武器。


  谁可以享受投资保护协定的保护?


  国际投资保护协定的一般原则是,只有以“投资人”的身份,在东道国境内进行了“投资”,才能获得投资保护协定的保护。而在产生投资争议的时候,也只有“投资人”具备根据投资保护协定对东道国提起条约仲裁的适格资格(Standing)。对“投资人”通常的定义是,在国际投资保护协定缔约一国(东道国)进行投资的,根据另一缔约国的法律在另一缔约国设立的法人或具有另一缔约国国籍的公民。


  有些投资保护协定对“投资人”的定义则更为宽泛。比如荷兰与马拉维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中,“投资人”还包括了被在另一缔约国设立的公司或公民直接或间接控制的法律实体。这就意味着,如果一家设立在第三国的公司,被设立在荷兰或者马拉维的公司所“控制”,那么该第三国公司也可以构成荷兰与马拉维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下的“投资人”,并享受其保护。该等对“投资人”宽泛的定义,为境外投资架构的设计带来了灵活的运作空间。例如,为了享受到税务方面的优惠,在马拉维设立的项目公司的直接股东需要设立在荷兰或马拉维之外的第三国。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境外投资架构中包含一家在荷兰设立的控股公司,并由该荷兰公司持有项目公司直接股东的全部股份,那么该设立在第三国的股东,同样可以构成荷兰-马拉维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下的“投资人”。


  更进一步,在某些投资保护协定的定义下,设立在东道国的项目公司同样能够构成“来自另一缔约国的投资人”。 比如瑞士-孟加拉国投资保护协定中关于“投资人”的定义中的(c)段表示,一个法律实体即使不是根据瑞士法律设立,但只要其被瑞士法律实体有效控制,那么该设立在第三国的法律实体仍然可以构成瑞士-孟加拉国投资保护协定下的“投资人”。根据该定义,如果设立在孟加拉国的项目公司的控股股东是设立在瑞士的公司,那么从法律角度,对孟加拉国作为东道国而言,孟加拉国项目公司也将能够构成瑞士-孟加拉国投资保护协定下的“来自另一缔约国的投资人”。


  这样宽泛的定义无疑对外国投资者是相当有利的。如果项目公司能够成为“投资人”,那么直接享有的各种合同权利、财产、收益等通常而言均可以作为“投资”获得投资保护协定的保护。另外,由于项目公司是直接参与签订特许经营合同的一方,相关投资保护协定中如含有保护伞条款,该条款也将能够最大限度发挥作用。


  孟加拉国投资保护协定中“投资”包含什么?


  对“投资”的定义通常包含了投资人直接或间接控制下的各种形式的财产,包括有形的财产,例如工厂或者油田,以及无形的财产,例如特许权、股权、知识产权等。


  “投资”的定义往往还包含“金钱请求权”或“合同权利”,包括投资人向项目公司提供的股东贷款、特许经营协议中的权利等等,均可以纳入“投资”的范畴。另外,外国工程承包商在工程承包合同下的权益同样可以依据类似的定义被认定为是“投资”。有些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甚至将工程承包合同下的权益明确列举到“投资”的定义中。


  在为数不多的中国投资人通过条约仲裁诉东道国的案例中,北京城建诉也门一案,当事人双方便对工程承包是否属于适格投资发生了争议。也门政府主张北京城建仅是建筑工程承包商, 其行为并不构成在也门适格的“投资”。而北京城建则认为其投资由涉案建筑合同项下的权利组成。最终仲裁庭支持了北京城建的主张,认为建筑合同项下的权利符合中国-也门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对“投资”的界定。

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热点:ppp    新能源    敏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声明 - 杂志订阅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网站地图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合作电话:010-58383379 E-mail:pmr@pmreview.com.cn 京ICP证13028000号-3
PMI, PMP, PMBOK and the PMI logo are registered marks of the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Inc.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_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