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个人注册 企业注册 杂志订阅 | 我的需求 | 下载专区 | English
首页 > 行业 > 航天航空 > 用项目管理托起“大飞机梦”

用项目管理托起“大飞机梦”

返回>

2018年04月29日    作者:胡小兮    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今夏最有分量的超级项目,当属大飞机。


  2017年5月5日,中国第一架大型民用客机在上海试飞成功。第一次, 中国人自主设计具有完全自主产权的大飞机;第一次,我国制造业站到全球分工的最高端。


  这架客机的名字叫C919。“C” 是国名英译China的首字母,“9”寓意经久不衰、持久耐用,“19”代表最大载客量190座。


  “太无敌了!”“真硬气!”民众评论,举国欣喜。


  为了这一刻,中国的大飞机梦, 已在寂寥中历经百年。


  1909年,“中国航空之父”冯如首驾自制飞机。然乱世不断,光阴荏苒,民机制造几度搁置。从1970年运-10立项,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与麦道合作未果,试错期如此漫长。


  直到2008年11月28日,ARJ21横空出世。美国《时代周刊》称,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支线客机诞生,它证明中国正努力成为世界级飞机制造商。


  2017年5月,C919试飞成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这是中国努力作为全球飞机制造商走出国门的“重要时刻”,是国际航空制造业的转折点。


  百年终梦圆。在世界经济弱复苏、实体经济升级的格局中,C919项目的阶段性胜利,既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实践,又是一次创新项目管理的精神启蒙。


承国家意志,做专业的事


  航空工业是高技术、高附加值、高风险的战略性产业,被誉为“现代工业之花”。它是工业化与信息化的高度融合,是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工业水平和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


  2014年5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商飞”)调研时,登上C919展示样机的驾驶舱体验,叮嘱项目组要把大飞机搞上去,起带动作用、标志性作用。习近平表示,“过去有人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要倒过来,要花更多资金来研发、制造自己的大飞机。”


  自从打下开铆第一枪,C919项目就承载国家意志,举全国之力参与。22个省区市、200多家企业、36所高校、数十万产业人员参与了C919大型客机研制,包括宝钢在内的16家材料制造商和54家标准件制造商,成为大型客机项目的供应商或潜在供应商。


  如此庞大的工程,如此庞大的团队,没有专业的项目管理,无法托起这个承载百年守望的“国产大宝贝”。


  由于国情特殊,长期以来,我国民机制造没有形成关键技术攻关的体系,项目推进往往严重滞后。


  其实,技术问题的背后,是管理陈旧。一面是人事结构老化、工作流程烦琐,一面是对产品安全、经济、舒适、环保性能的市场要求,为解困,为生存,改革是不二选择。


  2008年,作为带着国家使命的央企,商飞一成立,便创新管理结构, 对标国际一流企业,改由法人治理, 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客户满意为宗旨”,积极参与市场竞争。


  国际项目管理资质认证(IPMP) 评估师、国防项目管理培训认证中心主任沈建明告诉记者:“C919项目“在研制中全面推行项目管理,努力克服与国际接轨过程中观念文化、管理体制、管理手段、管理流程、管理方法的不适应,大胆改革,创新管理,初步探索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大飞机项目化管理新模式。”


  C919的研制,用一系列项目管理方式,圆了国人的“大飞机梦”。


基于市场,集成创新


  针对聚光灯下的C919,有少数人提出“造壳不造芯”的质疑。事实上,C919从零件到部段,都有国内供应商参与。进一步讲,如果中国制造是“壳”,那么中国创造无疑是大飞机项目的“芯”亮点,正如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所言,大飞机项目的知识产权, 体现在对飞机的设t计和集成控制上。


  好比一件精致的礼服,装配材料能购于市场,设计和制作的工艺却在毫厘间变化万象,一不小心,就把“原版”弄成“买家秀”。对关乎生死的民机项目而言,任何失误都不被允许。


  重压之下,商飞借鉴国际经验,采取“主制造商—供应商”的项目管理模式,按照民机产品市场化的要求,面向全球招标优选供应商。以国内现有制造单位为主要依托,用大部段分包的形式建立机体结构供应商体系。


  由于关键部件、技术等主要源自外部供应商,项目管理的整体创新, 必须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然而,受国内民机产业发展滞后、全球政治经济环境波动和项目管理文化差异的影响,我国的供应链管理缺乏成熟的经验和主导能力。在起步阶段,由于缺乏统一的项目框架,制度不落实、流程不规范时有发生,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困境亦是蝶变时。项目组突破性地运用“熵—三维评价模型”,将目前通用的评价方法从二维扩充至三维,解决了序列风险监测的国际难题。在此基础上,商飞不仅完成数百万个零件的监测,还制定了复合材料工艺规范的整体规划,编制了与之匹配的具体设计。


  例如,C919的LEAP发动机,由美国通用电气和法国赛峰公司采用最新技术合作制造,与波音737MAX、空客320NEO同款。运作过程中,商飞坚持自主掌控总体设计、总装制造等核心领域,构建工艺规范体系,逐渐从以产品为中心的制造业向增值服务延伸,从单一的产品提供者向集成服务提供商转型。


产品主导,跨界协同


  C919项目管理的亮点之一,是甄选精兵强将组建了一体化管理的IPT (Integrated Product Team,集成产品开发团队)。


  为能在第一时间处理各种工程技术问题,项目组将办公室设在飞机生产线旁,利用早晚会、微信群、Espace工作组等方式加强沟通。比如,早上8:30,各专业负责人集合总装车间旁的一个小会议室,评估前日工作质量,安排当天任务;下午4 :00,又在小会议室梳理当天问题,商讨解决措施。


  在“两总系统”(总指挥、总设计师系统)的领导下,项目经理集结多职能项目团队,充分利用批准的资源和权限,对项目实施全要素管理。通过协同设计平台、协同制造平台之间的配合,IPT定义了审签流程中的角色、工作职责和流程流转关系。基于信息平台,技术人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就能实现异地电子审签;通过供应商、客户等合作方参与管理,项目组从顾客需求、市场竞争角度考虑产品性能,从“专业主导”转变为“产品主导”,由职能型组织结构转变为跨专业协同,极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


  这支精英团队,既有刚毕业的“新鲜人”,也有奋战数十年的“老当家”,还有一群蓝眼睛、高鼻梁的外籍“大咖”。曾任波音777项目经理的巴里就是其中之一。


  巴里是C919项目IPT 团队的高级顾问,他所在的IPT团队有70余名成员,分别来自项目管理部、部装车间、制造工程部、质量管理部、适航管理部、物流中心等部门。在IPT模式下,多部门员工的角色与分工如何明确,成为组队后的难题。


  巴里的助手、浦东IPT团队成员蒋 静雯表示,IPT模式的扁平化管理,一开始确实让员工们不适应。但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以前通过多个环节才得以反馈的问题,如今在团队内就能解决,流程大大缩短。实时观察飞机装配状态,让项目组成员的职责更加清晰,责任感也随之增强。”


广纳英才,活学活用


  刚卸任商飞董事长、履新融发委的金壮龙曾表示,人才不足,是商飞最大的一道坎。秉持“依靠人才发展项目、依托项目培养人才”的理念, 商飞编制了《公司人力资源总量规划和人才工程路线图》,从“国内选调一批领军人才、内部提拔一批骨干人才、高校招聘一批后备人才、海外引进一批高层次人才”。“商飞工匠” 评选、“大师工作室”讲授等活动的开展,使“长期奋斗,长期攻关”得以进行。


  此外,专业的项目管理培训必不可少。以优秀项目管理人才“千人计划”为依据,以优秀项目管理人才培养、培训为载体,商飞不断探索重大项目管理人才能力提升机制和实践模式,多期次组织IPMP培训与认证。自2015年5月至今,已经组织7期IPMP培训认证,317人获得了国际项目经理证书,成为一线项目管理的骨干力量。


  试飞工程师团队带头人、第十八届“上海十大杰出青年”马菲便是其中一员。他总结,在首飞准备工作中,机组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各类培训、训练和技术交底工作,同时需要集中处理来自设计、制造、试飞团队的各方面需求,面临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的难题。而通过参与I P MP系统培训,“我掌握了项目管理的思想方法,懂得如何把各种系统、方法、人员有效结合,在规定的时间、预算和质量目标范围内完成项目。仅用三个月,我们就完成各类准备工作,为C919的成功首飞奠定了坚实基础。”


  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曹全新认为,通过培训,他对项目管理的认识,从模糊的感性层面,落到有理可依的执行层面。“原来项目管理也是有套路的。作为项目经理,我要学习用好上级赋予的权限,为当前繁重的型号工作助力。”


  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汤加力做如下建议:


  一是加强基础数据库建设。由于民用飞机研制、试验、试制和运营的经验少,涉及的可变成本、固定成本、单位人力成本的数据不完善或欠缺,导致根据甘特图得到的人力资源负荷图、挣值分析法,用BCWS、BCWP 、BCWC参数计算费用偏差(CV)、进度偏差(SC)等相应项目管理方法不能有效运用。所以,需要数据积累,形成相对合理的数据库, 为后续型号服务。


  二是努力形成权责对等机制。由于项目经理权责不对等,所需资源不能及时、有效落实,导致工期延误, 使项目风险增加,影响项目验收及客户信心。所以,高层重视项目工作, 授予项目经理足够的职权至关重要。


  三是进一步扩大项目管理培训认证范围。只采取委派项目经理或骨干培训、认证的方式,不能从本质上提高项目管理的成熟度。应自上而下进行管理体系普及和推广,让项目团队全体成员对体系的过程、术语、结构、流程不再陌生,甚至成为一种习惯,形成一种自然而然的工作规范。出现问题时,大家可以站在同一个水平线商讨解决,从而提升整个项目团队的绩效。


挑战和机遇


  一次科研试飞的成功,并不代表C919项目结束。短暂的雀跃后,工作仍然继续。通过不断试飞、总结经验和改进设计,逐步满足用户需要,才能进入批量生产的产业化阶段。接下来项目组要面对的是更为复杂、严苛的试飞和适航认定。因为C919要在全球市场投放,得到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和美国航空管理局(FAA) 的适航证是关键步骤。


  考验不止于此。作为参与竞争的产品,商业表现是重要指标。换句话说,如何把C919做成一个赚钱的项目,需要项目相关方考量。C919面对的客户,不仅关注飞机油耗、故障率、运维成本、航线适应能力等,还关注实际购买价格的优势、项目收益和企业的融资能力。进一步说,商飞能否以强大的管理能力提供可持续的产品开发、更新平台,是稳定市场的重要因素。


  目前,C919的订单数已突破600 架。与此同时,空客已交付第10 000 架飞机,波音已交付第9 000 架737 系列,巴航工业交付了第1 300架E系列。对于中国大飞机来说,破局“寡头”的商业对决才刚刚开始。


  可喜的是,距C919首飞仅过了一个月,中俄合作研制的宽体客机C929 就亮相巴黎航展。据了解,C929项目由C919副总设计师陈迎春领衔,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


  相关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人乘机已达4.88亿人次,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民用航空市场,民航已逐渐成为民众的主要出行方式。据商飞市场中心预测,今后20年,亚太地区干线飞机和支线飞机的需求将超过6 000 架, 中国交付的飞机将超过5000架,市价超过6 000亿美元,其中的商机不言而喻。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小时候,折一架纸飞机,把它送向天空, 好像某种期待会在未来实现。从改革开放至今近40年的时间,中国经济发展日渐成熟。从纸飞机到飞机图纸, 从模型到实物,从二维构想到三维现实,C919的顺利腾空,让云端的期待,成为窗外的风景。


  难在起点。如今,俨然是新的起点。


  趁东风,梦飞扬。

责任编辑:王兴钊

标签:项目管理 飞机
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热点:ppp    新能源    敏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声明 - 杂志订阅 - 在线投稿 - 下载专区 - 网站地图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合作电话:010-58383379 E-mail:pmr@pmreview.com.cn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990号


PMI, PMP, PMBOK and the PMI logo are registered marks of the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Inc.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_北京网站建设